您现在的位置:中安书画网 >> 绘画 >> 浏览文章

周彬丨永远的张建中

作者:周彬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年08月27日 【字体:

一个有贡献的人,我们不能忘记他。张建中先生对于书画事业是有贡献的,他的贡献主要在两方面:一方面是他个人在书画创作上取得的杰出成就,他独特的画风不仅影响当代,也将影响后世。另一方面他为书画事业作了大量工作。1979年,他团结了安徽一批爱黄山,画黄山的画家成立了黄山画会,在国内外产生了较大影响。1983年,他又发起成立了黄山书画院,培养了一大批书画人才。今年是黄山书画院成立35周年,我们正在筹备35周年师生作品展和出版作品集。他还发起成立了黄山画廊,这些在今天看来都不是难事,但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有这些作为是要有超前意识和雄才胆略的。

点击浏览下一页

我和张建中先生交往50多年,我们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其中两件事记忆深刻。一件事,他对老书画家的敬重和关心。1962年,我来合肥和跟萧龙士老师学画。他的住房又小又简陋,吃饭作画都在一张小方桌上,平时画的大多是四尺四开,四尺三开的小画。对于一个画大写意的老画家不能画大画是多么难过的事。张建中先生当时在美协任专职画家,他即向领导反映,结果在省文联对面原来中苏友好馆内争取到一间大房子。足有40多平方,北面放了一张大画案给萧老作画,南面放了一张画案给梅华作画,画室又高又大,明窗净几,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每天扶着老人去画室作画。 萧老在这儿画了许多六尺、八尺、丈二的大画,给了老画家一个发挥才华的平台,我有幸侍奉在萧老的身边磨墨理纸,耳濡目染学到了太多的东西。当时不仅萧老感谢建中先生,我也从内心感激他,给了我一个这么好的学习机会。

点击浏览下一页

郭公达、周彬和张建中夫人合影

我的另一位老师林散之先生,调入江苏国画院后常被组织外出游览,林老师将外出写的诗寄给我,我拿去给张建中先生看。1963年春张建中向领导建议,让几位老画家外出体验生活,当时书画家想外出是很难的,不像今天这样荣光,当时没有介绍信旅馆都不让住。最后决定外出的老画家有萧龙士,申茂之,光元鲲,方雪谷,由我负责一路照顾。这样四老一少就下江南了。第一站是巢县,住在卧牛山上临湖宾馆,县委统战部长全程陪伴安排一切活动,我们到的当天恰好我父亲也到了。也住在临湖宾馆,当时巢县属芜湖地区,老画家们听我父亲说他这次是下农村调查,大家一致要求随我父亲去农村看看,还有一位摄影记者为我们拍了一些照片,有一张是我扶着萧老坐在耕田的水泥船上。

点击浏览下一页

第二站是芜湖市,我父亲直接用车将我们送到芜湖铁山宾馆(当时名叫交际处)住下。住的是毛主席住过的二栋,老画家们都很高兴。除了游览之外,还和芜湖的张贞一等老画家们餐叙。

第三站是马鞍山市,市长是夏云,我父亲的老战友,他亲自安排接待。面对烟囱林立,钢水奔流的钢铁城市,老画家们激动不已,尤其是萧老对邓小平兼书记的轮毂厂念念不忘。他98岁高龄时,应马鞍山市市长周玉德的邀请,我陪同他重游马鞍山,该厂已更名为第一轧钢厂。在太白楼,老画家和主人品茶畅谈,我则如饥似渴地欣赏墙上的吴昌硕等名家的字画。我第一次游太白楼发现这批字画,想进去看被告知是贵宾室,游客不让进。今天我沾光成了贵宾,一饱眼福,终身难忘。

点击浏览下一页

第四站南京市,我们住在金陵饭店拜访了江苏国画院。在总统府西花园会见了傅抱石,亚明,钱松岩等书画家。林散之也住在金陵饭店,我们去找他,他外出,他回来后又过来找我们,相见甚欢。第二天我们在参观十竹斋时又碰见了傅抱石。在十竹斋申茂之先生还推荐我买了一个雍正年间的笔洗。南京十竹斋楼下经营文房用品和一般书画家的字画,楼上经营名家字画,我又一次饱眼福。

这次江南之行历时20多天,接待也是超规格的,收获是很大的。老画家们看了农村,城市的新面貌,和当地的书画家进行了交流,大家很满意,文联领导也很满意。

点击浏览下一页

现在看来这次出游,我的收获也很大。当时我只是名学生未参加工作就担负起这一重任,锻炼了我独立工作的能力。这次出游,我认识了多位名画家,观赏了大量的书画真迹,开阔了眼界。一路上老画家们对我极好。光元鲲回肥后还特地为我父亲画了张老虎,这张老虎火灾时未被烧掉,有人说老虎不怕火,还送了一个日本的调色碟子给我。申茂之先生是一位饱学之士,路上他和我无话不谈,从齐白石讲到徐悲鸿,蒋碧薇,廖静文。我受益匪浅。他还在我的一幅墨竹上补了一只瓦雀,作了长题。我将这幅画收入我的第一本书画集。如果没有张建中先生就没有这四老一少江南行。

点击浏览下一页

第二件事情,上世纪60年代初合肥没有美术馆,就将省博物馆东楼辟为美术馆,由张建中先生负责,刘传文具体管理。张老派我去帮忙,住楼梯口一间房内。具体任务是协调布展人员布展。平时我依然写字画画读书不拿报酬。这段经历对我太重要了。当时从北京,上海,天津,南京,苏州,广州等地引进了一批高水平的展览,一个接一个。这些地方的名家作品,我过去只能从报刊上看到,现在可都是真迹。我可以从布展开始欣赏到展览结束,一饱眼福,提高了眼界。开幕式领导名家云集,我又接触认识了很多人。很多老先生看过展览,路过我门口总要进来坐坐,谈谈展出的作品,我又学到了很多。一次申茂之先生在我房间内看到墙上挂的林散之老师的草书,大吃一惊。我又拿出老师的山水画和诗给他看,他赞不绝口,想不到中国还有如此全面修养的人。申老的赞赏,让我意识到应该认真学习林老师的书法。后来张建中先生又在美术馆办了裱画店,我学会了裱画,还裱好几张自己的画。我在博物馆的几年是值得怀念的,他是我的美术学院。如果没有张建中先生,我得不到这样的学习锻炼平台。东楼美术馆在张建中先生的领导下引进的一批展览和为本省举办的几次大展,其中有安徽五老画展,为安徽美术事业的发展做了巨大贡献。

很多人去了就去了,一段时间后也就被淡忘,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张建中先生离开我们五年了,我们仍在怀念他,我们飞赴三亚与他最后一别,我们到青岛看望他入土为安。一周年,我们为他开了追思会,三周年清明节我们为他扫墓,五周年我们又在这里为他开纪念会,他的作品,他开创的事业将永存,怀念永远的张建中。

2018年8月19日

分享到:
Tags: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