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安书画网 >> 绘画 >> 国画 >> 浏览文章

独能画我胸中竹 ——画家黄小舟印象

作者:陈银沙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年01月05日 【字体:

许多年以前,我和诸多书画好友一道去位于琥珀山庄的澄园,参加著名画家潘家忠老师个人沙龙观摩展活动。这个画展是由企业家黄小舟的文化传媒公司组织和赞助的。潘老师建议我要经常参加澄园书画院活动。他告诉我黄小舟也是位画家,竹子画得好。经过交往,才知道我们原来是世交。小舟老弟是书画之乡——萧县人,他的父亲黄孝义先生是著名剧作家,与我父亲陈仲上世纪七十年代期间一起创作了歌颂彭雪枫将军组建骑兵团在皖北抗击日寇事迹的文学剧本,后经上演后,在省内外博得了一致好评。

点击浏览下一页

黄小舟作品

我的父亲五八年初被打成“右派”开除公职押送白湖农场劳教,六二年下放宿县地区梆子戏剧团担任编导工作,一蹲就是十七年。在这段时间内,父亲和宿州老艺术家们如梅雪峰和梅纯一父子、刘惠民、嵇培武、李百忍、黄孝义、海涛、卓然、王少石、孟繁青、孟青禾、等诸友都建立了深厚友谊。他们知道我父亲不喜欢面食,就把仅有的米粮都省给了我父亲吃。七九年平反回省城恢复工作后,父亲在宿州的老友们常利用来合肥开会机会看望我父亲,而父亲也经常回到第二故乡(宿州)去看望他们,共叙友情。

在随后的日子里,我经常去澄园参加一些活动,这里是合肥市名闻遐迩且名副其实的文化沙龙。我在这看到过郭因、周觉钧、葛俊生、牛耘、萧承震、王少石、王家琰、张仲平、陈丁佛、潘立纲、韦君琳、李力(弘曲)、宰贤文、丁力(老嵒)等诸多艺友,还见到了合肥师范学院著名学者许有为教授,著名作家温跃渊、王英琦等。 大家在这里聚会一堂,或畅谈、或写画,其乐融融,非常和谐。黄小舟组织这些活动的同时,也向大家展示了他高超的画竹技艺。他画的竹子赢得了越来越多人的高度评价。

著名美术史论家郭因老先生在他的画作上题诗:“清冷竹枝寂寞石,相依相偎度时日。不愁春雨与春风,远隔红尘最恬适。” 著名画家、治印高手王少石先生也在黄小舟所画的《墨竹图》上题诗:“竹操兰魂入笔端,会心不远艺途艰,风风雨雨任摇曳,当在小舟画里观。”著名民俗专家“合肥通”牛耘老先生盛赞黄小舟为“江淮一枝竹”,并作诗(五绝)相赠:“江淮一枝竹,高人黄小舟。仗义交游广,椽笔写春秋。”

点击浏览下一页

黄小舟作品

牛耘老先生是父亲的老同学,生前人称合肥活地图,前些年以八十八岁高龄去世。他是地地道道的老合肥,和许多老一代的书画家都有密切的关系,如安徽为萧龙士先生拍的电影纪录片的撰稿人就是牛耘。他当年曾和许多老书画家建立了深厚友谊,如萧龙士、孔小瑜、石克士、葛介屏、徐子鹤、童雪鴻、黄叶村、张建中等。  据牛耘介绍,他与老画家黄叶村老人的相识,是在安徽省邮电管理局老红军郭景山老局长的家里,他随后邀请黄叶村去工人文化宫画画,又在《安徽工人报》上撰文称黄叶村是“江南一枝竹”,一时之间黄叶村的“江南一枝竹”慢慢响遍大江南北,连方毅副总理在看过黄叶村画作后,也为江南一枝竹叫好。 牛耘生前在《市场星报》上撰文《画竹传神亦传情》介绍了他与几位画竹名家的交往,最后提到了青年画家黄小舟。这篇文中牛耘再次提到了黄叶村老画家是“江南一枝竹”,青年画家黄小舟是“江淮一枝竹”。 纵观黄小舟先生的现在一些画作,我认为是当之无愧的。 我在网上浏览了黄小舟部分画作时,自然想到当代“草圣”林㪚之老人诗云:“独能画我胸中竹,岂肯随人脚后尘。既学古人又变古,天机流露出精神。”正好是小舟老弟画竹的写照!

点击浏览下一页

黄小舟作品

安徽是老子、庄子的诞生地,也是文房四宝的故乡,有着风景秀美的黄山、九华山、天柱山和齐云山,是新安画派和龙城画派的发源地,涌现出不少书画名家如李公麟、渐江、梅清、査士标、黄宾虹、汪采白、张翰飞、林㪚之、萧龙士、葛介屏、梅雪峰、司徒越、石克士等等。小舟老弟就是在这片土地上开始绘画艺术生涯,他不但是一位儒商,喜读书、勤作画,而且交游甚广。在许多老艺术家们精心指导下,画作在进步,艺境在提高,已经取得不少成就,令我们刮目相看。

小舟老弟在今后的岁月里,自当本着石涛所倡导“笔墨当随时代”的精神,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深入到大自然中去写生,博览群书,加强自身的素养,努力在绘画艺术领域中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小舟老弟在今后的岁月里,自当本着石涛所倡导“笔墨当随时代”的精神,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深入到大自然中去写生,博览群书,加强自身的素养,努力在绘画艺术领域中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许多年以前,我和诸多书画好友一道去位于琥珀山庄的澄园,参加著名画家潘家忠老师个人沙龙观摩展活动。这个画展是由企业家黄小舟的文化传媒公司组织和赞助的。潘老师建议我要经常参加澄园书画院活动。他告诉我黄小舟也是位画家,竹子画得好。经过交往,才知道我们原来是世交。小舟老弟是书画之乡——萧县人,他的父亲黄孝义先生是著名剧作家,与我父亲陈仲上世纪七十年代期间一起创作了歌颂彭雪枫将军组建骑兵团在皖北抗击日寇事迹的文学剧本,后经上演后,在省内外博得了一致好评。
我的父亲五八年初被打成“右派”开除公职押送白湖农场劳教,六二年下放宿县地区梆子戏剧团担任编导工作,一蹲就是十七年。在这段时间内,父亲和宿州老艺术家们如梅雪峰和梅纯一父子、刘惠民、嵇培武、李百忍、黄孝义、海涛、卓然、王少石、孟繁青、孟青禾、等诸友都建立了深厚友谊。他们知道我父亲不喜欢面食,就把仅有的米粮都省给了我父亲吃。七九年平反回省城恢复工作后,父亲在宿州的老友们常利用来合肥开会机会看望我父亲,而父亲也经常回到第二故乡(宿州)去看望他们,共叙友情。
在随后的日子里,我经常去澄园参加一些活动,这里是合肥市名闻遐迩且名副其实的文化沙龙。我在这看到过郭因、周觉钧、葛俊生、牛耘、萧承震、王少石、王家琰、张仲平、陈丁佛、潘立纲、韦君琳、李力(弘曲)、宰贤文、丁力(老嵒)等诸多艺友,还见到了合肥师范学院著名学者许有为教授,著名作家温跃渊、王英琦等。 大家在这里聚会一堂,或畅谈、或写画,其乐融融,非常和谐。黄小舟组织这些活动的同时,也向大家展示了他高超的画竹技艺。他画的竹子赢得了越来越多人的高度评价。
著名美术史论家郭因老先生在他的画作上题诗:“清冷竹枝寂寞石,相依相偎度时日。不愁春雨与春风,远隔红尘最恬适。” 著名画家、治印高手王少石先生也在黄小舟所画的《墨竹图》上题诗:“竹操兰魂入笔端,会心不远艺途艰,风风雨雨任摇曳,当在小舟画里观。”著名民俗专家“合肥通”牛耘老先生盛赞黄小舟为“江淮一枝竹”,并作诗(五绝)相赠:“江淮一枝竹,高人黄小舟。仗义交游广,椽笔写春秋。”
牛耘老先生是父亲的老同学,生前人称合肥活地图,前些年以八十八岁高龄去世。他是地地道道的老合肥,和许多老一代的书画家都有密切的关系,如安徽为萧龙士先生拍的电影纪录片的撰稿人就是牛耘。他当年曾和许多老书画家建立了深厚友谊,如萧龙士、孔小瑜、石克士、葛介屏、徐子鹤、童雪鴻、黄叶村、张建中等。  据牛耘介绍,他与老画家黄叶村老人的相识,是在安徽省邮电管理局老红军郭景山老局长的家里,他随后邀请黄叶村去工人文化宫画画,又在《安徽工人报》上撰文称黄叶村是“江南一枝竹”,一时之间黄叶村的“江南一枝竹”慢慢响遍大江南北,连方毅副总理在看过黄叶村画作后,也为江南一枝竹叫好。 牛耘生前在《市场星报》上撰文《画竹传神亦传情》介绍了他与几位画竹名家的交往,最后提到了青年画家黄小舟。这篇文中牛耘再次提到了黄叶村老画家是“江南一枝竹”,青年画家黄小舟是“江淮一枝竹”。 纵观黄小舟先生的现在一些画作,我认为是当之无愧的。 我在网上浏览了黄小舟部分画作时,自然想到当代“草圣”林㪚之老人诗云:“独能画我胸中竹,岂肯随人脚后尘。既学古人又变古,天机流露出精神。”正好是小舟老弟画竹的写照!
安徽是老子、庄子的诞生地,也是文房四宝的故乡,有着风景秀美的黄山、九华山、天柱山和齐云山,是新安画派和龙城画派的发源地,涌现出不少书画名家如李公麟、渐江、梅清、査士标、黄宾虹、汪采白、张翰飞、林㪚之、萧龙士、葛介屏、梅雪峰、司徒越、石克士等等。小舟老弟就是在这片土地上开始绘画艺术生涯,他不但是一位儒商,喜读书、勤作画,而且交游甚广。在许多老艺术家们精心指导下,画作在进步,艺境在提高,已经取得不少成就,令我们刮目相看。
小舟老弟在今后的岁月里,自当本着石涛所倡导“笔墨当随时代”的精神,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深入到大自然中去写生,博览群书,加强自身的素养,努力在绘画艺术领域中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分享到:
Tags: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