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安书画网 >> 绘画 >> 国画 >> 浏览文章

仙风道骨张君逸

作者:张文林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年01月18日 【字体:

一、北平画坛,风起云涌

1936年,抗战前的北京,看似平静,其实不然。这一年,张君逸见证了老北平画坛的波澜壮观,并悄然组织了一场擂台。硝烟中到场的有:爱新觉罗·溥佺、徐燕荪、张大千、黄宾虹、汪采白、汪慎生、吴镜汀、张君逸。这群人赶来艺术PK。

这场PK由张家的世交、道光帝第四代孙爱新觉罗·溥佺开笔(图一右一),其堂兄溥心畲以及溥杰等都是张家世交。溥佺就是解放后北京画院画师、北京中国画研究会执行委员和秘书处主任的溥松窗先生。

点击浏览下一页

“天寒翠袖为君逸老弟雅拂”,——紧接着上场挥毫的是徐燕荪,徐燕荪别名徐操,解放后任中国画院副院长。有人说,“老北平,大千还没红的时候,最红的是徐操”。当徐操将美人(图二右二)递给君逸,并直呼“君逸老弟雅拂”时,大千居士站在远处神色黯然,他是第三位出场的(图三右三)。

为何?只因半年前,徐操蔑视大千道:“比翼人兮,姗姗来迟,亦为子衡弟催装,此种画法,余合目可为之,而蜀人张某且已知之。玄乎,高人见之岂不冷齿乎?” 半年之间,同样姓张,徐操直呼久居京城的新安张家为“君逸老弟”,而冷齿“蜀人张某”。个中缘由,非简单的“唯纸论”而能起事的,多少与绘画实力有关。

二、“心领”、“神会”,仙风道骨

新安张君逸,清华、燕京双学位高材生,中国画学研究会会员。壬申前(27岁),他的作品就同时在“琉璃厂各大南纸店”高价润格收件(图二)。 此时的张君逸年轻有为,凭借卓越的绘画才能,进入京城的精英行列。

点击浏览下一页

笔者的朋友华其彬先生,收藏一件张君逸先生丁丑(1937)年拟宋山水(图三)。他本人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参加过多届全国书展并有获奖,经营古玩字画店几十年,经手流通之古画不尽其数。唯独此件,强调是其最心仪之宝贝,永不出让。

点击浏览下一页

这是精品中的精品。

论及张君逸的艺术成就,我们可以用其对宋的领悟之“心领”、“神会”来表述。众所周知,宋朝院画的艺术是一座矗立在中国绘画史后人几无企及的高峰。

因其高度,学宋者众,能入宋之寥若晨星。宋画之难,在于理的通达和韵的高华。故而,纵观历代大家,学宋神肖者少之又少。

而今,即便专职研究宋人的学者,提及到这个高度也鲜有所见。了解宋人之难可见一斑。

从张君逸先生的作品看,他对宋人的追求不仅在技法上,还在神韵之上,于其心、其神同宋人之精神层面之上的神会……,即便在文革期间,即使创作毛泽东诗词意境的画作上,也打入了他变法的宋的印迹(如图五,1966年3月作的《胜似春光》就是来自毛泽东诗词《采桑子·重阳》)。先生一生对宋的领悟和实践体现在画作创作中。

图四的这个局部细节,西风瘦驴,老树寒汀,这是典型的宋人画法。

张君逸先生此种画风轻松明快(如图四、图五局部所示),线条灵动活泼,清新脱俗,宋味极浓,且于宋之基础上又别开新意, 令观者耳目一新——笔墨“仙风道骨”。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三、吉光片羽,千古留芳

徐操的“冷齿”,大千会无动于衷?不可能。

大千补于非闇《扑蝶图》题诗道 :“非闇画蝴蝶,不减马江香。大千补仕女,自比郭清狂。若令徐娘见,吹牛两大王。丙子三月大千居士爰。” 丙子三月即1936年春天(注:早于图一、图八之扇——此次“PK”半年)。

尽管“徐张之争”沸沸扬扬,戏曲家吴幻荪亦登报助阵,欲与大千现场PK,末了,这场笔讼风波风波在于右任先生的调停下,息事宁人,双方言和。

然张君逸组织的这场笔会,不能不说是继“徐张”言和之后,将“ PK”落到实处的一场擂台。故此,众高手翩跹而至,见证了二人言和之后的华山论剑,在中国绘画史上留下精彩的一页。

张君逸此时的身份——北平《晨报》编辑。

让我们穿越历史回到现场——“徐兄,汝之石似乎更严谨,更具古味及学养。吾之石崖,顶及右上勾线似有软滑;两松出枝略有呆板、拘束,多处鹤膝;吾之衣纹仓促间似一笔粗细画到底,不及吾兄之‘吴带当风’”,——大千小心画完《高士图行吟图》(图一右三),落完款:“君逸仁兄方家正之,大千张爰” 之后,如此谦虚地与徐操说道。(图六、图七)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大千落笔之后,诸大家相继挥毫。黄宾虹落款道“君逸先生方家属粲,宾虹” (图一右四);北平艺专教授、国画系主任汪采白落笔“君逸世讲方家正之,丙子(1936)初冬,孔祁”(图八右一);中国画学研究会汪溶画道“君逸世兄法家正之” (图八右二) ;第七个上场的是吴镜汀先生“仿郭河阳(郭熙)本奉为君逸仁兄作,即并正之” (图八右三)。镜汀解放后历任北京画院副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书记处书记。

点击浏览下一页

实际上,这些高手都是张家的世交,所谓“PK”,也是戏言,是由张君逸先生组织的一场友情笔会。那个时期的文人,治学严谨,即便是报刊中学术论证剑拔弩张,私底下依旧是推心置腹、相互切磋的好友。

他们翩跹而至的收获,即是见证了二人言和之后的珠联璧合,也为中国绘画史上留下一段脍炙人口的美谈。

最后一帧《春满江南》由张君逸于1964年2月10日补笔于安徽艺校(图八右四)。

这一年张君逸的技法更加炉火纯青,我们可以看到他在古人的笔法和修养上加以大胆的创新----大块的洋红浓郁淡出,一派江南春早之气息,徽州民居白墙黑瓦,马头墙掩映于深红浅翠之中,远山大笔横铺直扫,浓彩淡墨扶摇直上,墨色相生相附相破相融,古法今法、法无定法,比起三十年前,技法和修养更上一层高楼(图九)。

点击浏览下一页

补成此扇,张君逸先生将承载着友谊无价的八大家合璧之扇面捐赠给了他的家乡——安徽省歙县博物馆收藏。

2013年10月27日在CCTV—2  【一槌定音】节目中,另一件同年(1936年)夏天张君逸等八大家所绘扇面浮于世人面前。八大家分别为:(图十右一往左)田步蟾、沈兆奎、张君逸、寿玺、(图十一右一往左)黄宾虹、陶北凕、陈曾寿、朱文钧。

点击浏览下一页

 

北京故宫书画部研究员金运昌先生在节目中评道,就这件群星荟萃的隔景扇,是三十年代,老北京各方面的文化名人的荟萃。人们通常以为名气最大的是黄宾虹,他说:“不然”,与这一批老北平的精英比, “说实在的,在这一堆人里头,黄宾虹当年都不算最突出”,“(图十一)第二幅陶北凕著名金石书画鉴定家。第三幅陈曾寿,晚清民国大诗人。第四幅朱文钧中国首屈一指的碑帖收藏鉴定家图十)”等。 

点击浏览下一页

沧海桑田七十七年,此扇崭新如初,足见几代藏宝人之珍惜。

试想,挥毫落笔,置身于八大家间,一般人不必说梦想此扇中涂上一笔,八十二年来,观此扇之新旧(珍贵)程度,或许连藏家本人打开(折叠)观赏的次数亦少之又少。

作者简介:张文林,屯溪人,现定居深圳。深圳市美术家协会会员,深圳江岭书院副院长,深圳市龙华新区艺盟艺术协会理事、【中国画刊】网深圳工作站主编,岭南知名书画艺术家。1989年起山水画师从新安画派代表人物张仲平先生。篆刻师从新安书画社理事及秘书长吴嘉仲先生。诗词对联师从安徽省文史馆馆员、新安大儒郑初民老先生(清末翰林许承尧弟子;台北故宫博物院江兆申副院长之诗词启蒙老师)。

试想,挥毫落笔,置身于八大家间,一般人不必说梦想此扇中涂上一笔,八十二年来,观此扇之新旧(珍贵)程度,或许连藏家本人打开(折叠)观赏的次数亦少之又少。一、北平画坛,风起云涌
1936年,抗战前的北京,看似平静,其实不然。
这一年,张君逸见证了老北平画坛的波澜壮观,并悄然组织了一场擂台。
硝烟中到场的有:爱新觉罗·溥佺、徐燕荪、张大千、黄宾虹、汪采白、汪慎生、吴镜汀、张君逸。
这群人赶来艺术PK。
这场PK由张家的世交、道光帝第四代孙爱新觉罗·溥佺开笔(图一右一),其堂兄溥心畲以及溥杰等都是张家世交。溥佺就是解放后北京画院画师、北京中国画研究会执行委员和秘书处主任的溥松窗先生。
“天寒翠袖为君逸老弟雅拂”,——紧接着上场挥毫的是徐燕荪,徐燕荪别名徐操,解放后任中国画院副院长。有人说,“老北平,大千还没红的时候,最红的是徐操”。当徐操将美人(图一右二)递给君逸,并直呼“君逸老弟雅拂”时,大千居士站在远处神色黯然,他是第三位出场的
(图一右三)。
为何?
只因半年前,徐操蔑视大千道:“比翼人兮,姗姗来迟,亦为子衡弟催装,此种画法,余合目可为之,而蜀人张某且已知之。玄乎,高人见之岂不冷齿乎?” 
半年之间,同样姓张,徐操直呼久居京城的新安张家为“君逸老弟”,而冷齿“蜀人张某”。个中缘由,非简单的“唯纸论”而能起事的,多少与绘画实力有关。
二、“心领”、“神会”,仙风道骨
新安张君逸,清华、燕京双学位高材生,中国画学研究会会员。壬申前(27岁),他的作品就同时在“琉璃厂各大南纸店”高价润格收件(图二)。 此时的张君逸年轻有为,凭借卓越的绘画才能,进入京城的精英行列。
笔者的朋友华其彬先生,收藏一件张君逸先生丁丑(1937)年拟宋山水(图三)。他本人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参加过多届全国书展并有获奖,经营古玩字画店几十年,经手流通之古画不尽其数。唯独此件,强调是其最心仪之宝贝,永不出让。
这是精品中的精品。
论及张君逸的艺术成就,我们可以用其对宋的领悟之“心领”、“神会”来表述。
众所周知,宋朝院画的艺术是一座矗立在中国绘画史后人几无企及的高峰。
因其高度,学宋者众,能入宋之寥若晨星。宋画之难,在于理的通达和韵的高华。故而,纵观历代大家,学宋神肖者少之又少。
而今,即便专职研究宋人的学者,提及到这个高度也鲜有所见。了解宋人之难可见一斑。
从张君逸先生的作品看,他对宋人的追求不仅在技法上,还在神韵之上,于其心、其神同宋人之精神层面之上的神会……,即便在文革期间,即使创作毛泽东诗词意境的画作上,也打入了他变法的宋的印迹(如图五,1966年3月作的《胜似春光》就是来自毛泽东诗词《采桑子·重阳》)。先生一生对宋的领悟和实践体现在画作创作中。
图四的这个局部细节,西风瘦驴,老树寒汀,这是典型的宋人画法。
张君逸先生此种画风轻松明快(如图四、图五局部所示),线条灵动活泼,清新脱俗,宋味极浓,且于宋之基础上又别开新意, 令观者耳目一新——笔墨“仙风道骨”。
三、吉光片羽,千古留芳
徐操的“冷齿”,大千会无动于衷?不可能。
大千补于非闇《扑蝶图》题诗道 :“非闇画蝴蝶,不减马江香。大千补仕女,自比郭清狂。若令徐娘见,吹牛两大王。丙子三月大千居士爰。” 丙子三月即1936年春天(注:早于图一、图八之扇——此次“PK”半年)。
尽管“徐张之争”沸沸扬扬,戏曲家吴幻荪亦登报助阵,欲与大千现场PK,末了,这场笔讼风波风波在于右任先生的调停下,息事宁人,双方言和。
然张君逸组织的这场笔会,不能不说是继“徐张”言和之后,将“ PK”落到实处的一场擂台。故此,众高手翩跹而至,见证了二人言和之后的华山论剑,在中国绘画史上留下精彩的一页。
张君逸此时的身份——北平《晨报》编辑。
让我们穿越历史回到现场——“徐兄,汝之石似乎更严谨,更具古味及学养。吾之石崖,顶及右上勾线似有软滑;两松出枝略有呆板、拘束,多处鹤膝;吾之衣纹仓促间似一笔粗细画到底,不及吾兄之‘吴带当风’”,——大千小心画完《高士图行吟图》(图一右三),落完款:“君逸仁兄方家正之,大千张爰” 之后,如此谦虚地与徐操说道。(图六、图七)
大千落笔之后,诸大家相继挥毫。黄宾虹落款道“君逸先生方家属粲,宾虹” (图一右四);北平艺专教授、国画系主任汪采白落笔“君逸世讲方家正之,丙子(1936)初冬,孔祁”(图八右一);中国画学研究会汪溶画道“君逸世兄法家正之” (图八右二) ;第七个上场的是吴镜汀先生“仿郭河阳(郭熙)本奉为君逸仁兄作,即并正之” (图八右三)。镜汀解放后历任北京画院副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书记处书记。
实际上,这些高手都是张家的世交,所谓“PK”,也是戏言,是由张君逸先生组织的一场友情笔会。那个时期的文人,治学严谨,即便是报刊中学术论证剑拔弩张,私底下依旧是推心置腹、相互切磋的好友。
他们翩跹而至的收获,即是见证了二人言和之后的珠联璧合,也为中国绘画史上留下一段脍炙人口的美谈。
最后一帧《春满江南》由张君逸于1964年2月10日补笔于安徽艺校(图八右四)。
这一年张君逸的技法更加炉火纯青,我们可以看到他在古人的笔法和修养上加以大胆的创新----大块的洋红浓郁淡出,一派江南春早之气息,徽州民居白墙黑瓦,马头墙掩映于深红浅翠之中,远山大笔横铺直扫,浓彩淡墨扶摇直上,墨色相生相附相破相融,古法今法、法无定法,比起三十年前,技法和修养更上一层高楼(图九)。
补成此扇,张君逸先生将承载着友谊无价的八大家合璧之扇面捐赠给了他的家乡——安徽省歙县博物馆收藏。
2013年10月27日在CCTV—2  【一槌定音】节目中,另一件同年(1936年)夏天张君逸等八大家所绘扇面浮于世人面前。八大家分别为:(图十右一往左)田步蟾、沈兆奎、张君逸(详见图十二)、寿玺、(图十一右一往左)黄宾虹、陶北凕、陈曾寿、朱文钧。
北京故宫书画部研究员金运昌先生在节目中评道,就这件群星荟萃的隔景扇,是三十年代,老北京各方面的文化名人的荟萃。人们通常以为名气最大的是黄宾虹,他说:“不然”,与这一批老北平的精英比, “说实在的,在这一堆人里头,黄宾虹当年都不算最突出”,“(图十一)第二幅陶北凕著名金石书画鉴定家。第三幅陈曾寿,晚清民国大诗人。第四幅朱文钧中国首屈一指的碑帖收藏鉴定家图十)”等。 
沧海桑田七十七年,此扇崭新如初,足见几代藏宝人之珍惜。
试想,挥毫落笔,置身于八大家间,一般人不必说梦想此扇中涂上一笔,八十二年来,观此扇之新旧(珍贵)程度,或许连藏家本人打开(折叠)观赏的次数亦少之又少。
分享到:
Tags: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