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安书画网 >> 绘画 >> 国画 >> 浏览文章

竹不为花清且雅  兰虽是草秀而香  ——黄小舟的画竹写兰生

作者:贾德江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年02月07日 【字体:

水墨兰竹的兴起始于北宋后期,是文人画观的渗入和影响。那时,以文同、苏轼为代表的一批文人学士,提出一套不同于流俗的绘画理论:一是主张把诗书画有机地结合起来。苏轼说:“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又说:“诗不能尽,溢而为书,变而为画”。二是主张绘画应着重表现对象的神韵,反对过分追求形似。苏轼在一首诗中说:“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黄庭坚则明确提出:“书画以韵为上。”三是用梅兰竹菊“四君子”等形象来寄托作者的思想品格。文同在《咏竹》中赞美竹子“心虚异众草,节劲逾凡木”。又说竹子“得志遂茂而不骄,不得志瘁瘠而不辱。群居不倚,独立不惧”。苏轼曾以竹的品格影射文同的节操,“而况我友似君者,素节凛凛欺霜秋”。文同、苏轼不仅提出了富有浪漫主义精神的绘画理论,而且身体力行以他们的创作实践,推动了文人画的形成和发展。对花鸟画来说,最重要的影响便是水墨梅兰竹菊的出现。 发展到元代前期,花鸟画题材主要集中于以墨竹为主的“四君子”,画法则尚水墨而拒丹青。在北宋苏轼时代还是细流的文人水墨花鸟画,此时已形成遍及朝野的巨川。画家在艺术上的变异,突出地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变传统写意画的抒发情感为表现人品理想。如决心不与元王朝合作的郑思肖,以画墨兰著名。他的兰草形象借助根不着土的“露根兰”,寓意国土丧失,抒发亡国的愤懑与悲痛。另一方面也突出地表现在由重视诗书画三绝发展到要求自觉地以书入画。赵孟頫在《秀石疏林图》上的题诗是最突出的例子,诗曰:“石如飞白木如籀,画竹还应八法通。若也有人能会此,须知书画本来同。”

点击浏览下一页

元代前期花鸟画风的演变与艺术认识的发展直接间接地影响元代后期的花鸟画坛,使得以墨竹为主的“四君子”画成为风行的主流。墨竹画家极多,著名者有顾安、柯九思、吴镇和倪瓒等,墨兰画家以明雪窗和尚得名最广,有“家家恕斋字,户户雪窗兰”的时誉。

明清时期,水墨兰竹仍然方兴未艾,不仅画家多有画兰竹,文人中喜画者,也常常写兰撇竹以为风雅,甚至还出现毕生只画兰竹的画家。如“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就以墨竹墨兰名世。他曾在墨竹中题诗道:“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以墨竹寄寓爱民之心,已超越了一般文人画借物咏情的层面,影响极其深远。

点击浏览下一页

属于文人画一路的近现代花鸟画家,几乎无一不涉猎墨竹墨兰的表现,或以竹独立成篇,或以兰单幅成画,或以兰竹相伴,或以兰竹配景,爱竹喜兰已成为时尚。这种风气显然是受到文人画思想的影响,把墨竹墨兰作为文人气节、人格理想的寄托,同时也与画竹“通八法”最能体现画家笔墨审美价值的观念有关。

千年回顾,水墨兰竹的历史渊源流长。然而审视当今画坛,虽然画兰竹者不绝于世,但专事兰竹的画家已不多见。安徽的画家黄小舟则是这寥若晨星中的一颗启明星。他崇尚“竹不为花清且雅”的高洁、虚心、节劲、不倚、不惧的君子之风,他也偏爱“兰虽是草秀而香”的宁静、淡泊、隐忍、不争、不艳的馨香之气。由喜兰竹、爱兰竹到画兰竹,由临摹兰竹、写生兰竹到创作兰竹,他把情感注入兰竹,他把生命注入兰竹,他把笔墨注入兰竹,他画出了兰竹的情、兰竹的意,画出了兰竹的性;他笔下的兰竹有了生命,陪伴他度过一个个漫漫长夜,度过一个个繁忙工作日,度过一道道艰难与坎坷,也带给他笑对人生的潇洒。他说,他有王徽之“何可一日无此君”的体会,也有苏轼“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的感悟。画竹写兰是他的爱好,是他生命、生活的伴侣,他没有成名成家的负累,也没有求利拜金的缠绕,他的目标就是在传统的基础上画出笔墨精湛、意悠境美的作品,画出“象由心生”的兰竹表情达意,寄寓他的人格理想,让传统的水墨兰竹在现代语境下得以薪火相传和发扬光大。

点击浏览下一页

准确地说,黄小舟不是一位以画画为专业的画家。他在大学里学的是外语,毕业后一直在外贸部门从事国际贸易、进出口业务,并有长期驻守国外的经历,是一位见识广、善交际、精明强干的商务人士。他1965年出生在安徽萧县这一闻名遐迩“国画之乡”的一个书香家庭,从小耳濡目染而滋生出对中国画的痴迷。从萧县走出来的著名大写意花鸟大家萧龙士,是白石老人的弟子,其雄健、苍浑、老辣的画风在安徽影响很大,波及全国,拥有大批追随者,并形成了颇为壮观的江淮大写意画派。黄小舟虽未得萧老亲授,却与他的许多弟子过从亲密并得到他们的指导。艺术造诣精深的美学家郭因老先生对他更是厚爱有加,视他为忘年交,时常给予他讲授美术史论和美学,对他影响至深。黄小舟就是在这样氛围中,使他蕴藏在身上的水墨天赋被唤起,被激发,开始了充满乐趣和艰辛的探索;加之他勤奋好学,视水墨兰竹为日课,没有一日懈怠,渐渐地便登堂入室。好在他并不求题材的宽广,只在水墨兰竹上做文章,积铢累寸,深得文人画的笔墨之妙和文心之思。

点击浏览下一页

黄小舟生性豪爽、心地仁厚、乐善好施、喜朋好友。自21世纪伊始,他日常工作的“澄园”,已成为安徽老中青画家、作家、文化学者雅集的著名场所。“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在潜移默化中,黄小舟的眼界、学养、技艺、品位也就在诸师诸友的言谈笑语间得到进一步拓展和提升,使他增进了有益学识,蓄积了心田活水,重视了思想修养,参悟了造化奥秘。在人品上,他以正直坦诚自砺;在志向上,他以继承发扬民族绘画传统为己任;在学识上,他坚持熟读文史、背诵诗词,亦工书法;在绘画上,为了达到水墨兰竹的挥洒自如,他深信“真放在精微”,意谓表现上的自由,并非迷途野马,无目的地奔驰;放笔直取,亦并非胡涂乱抹,野战无序,欲臻自由放笔之境,则须惨淡经营,苦练笔墨之功,求得心手相应,意到笔随。

细加探究,黄小舟的水墨兰竹是一种士夫气与庶民气的混合物,其审美风格源于文同、苏轼、倪瓒的遗风,也有郑板桥、石涛、吴昌硕乃至萧龙士的影响。因而他的画,既讲求文人画的雅和逸,也注重“眼中之竹”的生动和气韵。他与前辈画家的一致性,至少有以下三点:一、创作出于缘情言志,抒发感受性情,也写照学识品格;二、讲究笔墨,在程式化的表现方式中,寻求个性化的样式;三、创造诗书画的意境,摒俗求雅。然而作为当代画家,黄小舟所生存的环境与古人相比,在思想认识、人生观念和各种价值取向上,已经相去甚远。因此,在创作中,同是水墨兰竹,黄小舟的画面上总是自觉或不自觉更多一些入世功能。具体到画面上,其差异性也表现在上述三点。

点击浏览下一页

同是缘情,其情迥异。传统文人画兰竹,除少数人外,大都是失意者,他们只能独善其身,以文人画为余事,借以抒发个人的情志。其中总不免流露着一种消极和孤寂的情绪。黄小舟的兰竹则不同,他生活在历史发展的最好时代,他心里充满了向上的精神和对祖国、人民和大自然的无限热爱,尽管他也努力排除世俗气,追求文人画的清静淡雅,但他笔下的兰竹,绝不再有古人那种情调,其中总是显露出一种生气,一种时代的精神,洋溢着更多的活力、生机、力量和热情。

同是讲究笔墨,寻求个性化的样式,但黄小舟不仅仅局限于某家某派以书入画的程式,而是兼收并蓄、海纳百川,产生着越来越丰富的笔墨样式。他的兰竹有宋元画家的士夫气,有郑板桥的庶民气,有石涛的野逸气、有吴昌硕的雄拙气,也有萧龙士的乡土气,多种美学旨趣都在黄小舟的“有法必有化”中自成家法,妙在似与不似之间。他的水墨兰竹笔法恣纵,风骨强健,均笔笔写就,显出用笔的力度、经营的气势。一幅之内往往粗细互用、巧拙相生、苍润并济,浓墨、枯墨、淡墨、泼墨随情就景,随机生变;顺笔、逆笔、中锋、侧锋顿挫绞转,轻重快慢发挥自由,总的趋势是集刚柔豪放于笔下,显勃勃生机于纸上。他的墨兰,以草篆运笔之道,一变尖侧之锋为圆转沉厚,信笔写长叶,参差有致,力抵千钧,笔意渐取苍老,深得写意画风之神髓。他的墨竹更是融通八法,“写”的意味犹为强烈。他崇尚笔力的雄健和墨气的丰赡,竹竿用笔圆润劲利、墨色鲜活,竹叶落墨为格、自由潇洒,任意组合叠加阶次分明,不失法度,追求的是清新、劲拔和朴茂的意趣。这一追求不仅体现于他那得力于古法修养的酣畅淋漓、挥洒自如的笔墨,也表现在他作品布局的新奇和构思的巧变上。画中或竹石相抱,或竹兰共舞,或鸟栖其间,或群竹交错,或一枝独秀,奇思妙想,变化多端,层出不穷。他又极善于运用笔的勾画点厾、墨的枯湿浓淡和布局的疏密错落、造型的开合揖让来妙造自然之趣,传达入世之情,是为不可多得的学养之作。

点击浏览下一页

同为创造诗书画的意境,黄小舟多在新意的开拓上用心。在功能上,他强调的是“笔墨当随时代”的生活化,注重的是实境的感受。淡化水墨兰竹的人格寓意,不仅是黄小舟和前辈画家的区别,也是他和文人画的区别。在对待自然的态度上,他是亲近自然、走向自然,他重视的是感觉的、记忆的写生,而不是客观自然物象的描绘。这种“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写意兰竹更贴近人的心灵,更接近人性和富有人情味,因而也能调动起创作者的激情。当以兰竹为生活审美的诉求时,在客观上促进了传统文人画向现实主义转化,促进了传统水墨兰竹由文化隐喻向生活寓意的转化。正是在这一转化中,黄小舟的作品融入了较强的现代意识,比如兰竹与鸟的结合、平面构成设计意识的参用、增加了社会内容,等等,但依然运用文人画的艺术观念和表现方式,从中可以感觉到,在这些作品中有他的精神寄托和他的人格追求。

点击浏览下一页

综上所述,小舟君的水墨兰竹已经有了自己的风格面貌,无论是写兰还是撇竹,都表明他是一位固守文人画传统的人物,他的绘画或是修为亦多是传统式的步履。他是一位当今画坛具有代表性的传统派画家,面对汹涌而来的西方现代绘画的冲击,当代画家几乎无一不在思考传统绘画的现代性问题,只有黄小舟例外。他在观念上根本就不存在西画的观念,在这一方面,他的毫不理会在他的同代画家中是最为突出的。他心目中的传统是至高无上的,而他的全部努力即在于苦心孤诣地认识和把握这种传统绘画的精髓。因而,比之于在中西绘画冲突碰撞中普遍陷于焦灼境地的侪辈画家,黄小舟更多的是不问世流的心定神闲。这种心不旁鹜的沉稳心态,反而使黄小舟对传统文人画的认识和把握臻于一个更为完善的高度。

点击浏览下一页

由此看来,优秀的艺术家都会自觉不自觉地观照民族文化的源头,发现并保护自己赖以生存的“根”。黄小舟的水墨兰竹文本,是他对传统绘画深入的研究和挖掘的成果。它的意义在于续写了历史悠久的墨花墨鸟传统,是对传统思绪的承继,是“水墨为上”的回归,是文化传承的结果。黄小舟在全方位多层次的探索中为水墨兰竹注入了新机,并以卓有成效的实践,给古老的中国画艺术增添了新的光彩。黄小舟尚在盛年,按他自己的说法,如果说他已取得一些成就的话,也仅仅是开始,欲成大器并充分弘扬东方文化的精义,还有必要进一步扩充学养,在“师造化,得心源”中体悟现代人与自然的关系,以拓展完善自己的艺术。这是笔者也是他众朋好友所期待的。

贾德江2018年元月20日于北京王府花园(作者系著名出版家、美术评论家、画家)

分享到:
Tags: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