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安书画网 >> 绘画 >> 国画 >> 浏览文章

李训华:人品书品两相宜

作者:袁文长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年04月04日 【字体:

当今省城合肥书画圈中,有一批上世纪末从行政岗位上退下来的老同志,身体好,德性高,极富创作能力。李训华即是其中之一,他担任过合肥市文化局局长、市文艺家联合会主席,专业剧作家、书法家,是一位名符其实的政坛文人。

点击浏览下一页

十多年前我刚到合肥市政协机关工作时,有几位老同志看到我勤于练习书法便说,时隔十几年,政协又来了个写字的人。通过了解得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合肥市政协有个专门的书画室,联络省城一大批知名书画家,创作联谊活动十分活跃,曾与上海市相关城区政协多次举办书画联展,在全省乃至全国都产生了影响。那时合肥市政协书画室主任便是李训华先生。曾任中共合肥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著名书画家林存安先生当时也在市政协机关工作。任何一个单位,一种氛围的形成且能产生较大的社会影响,其中一定要有几位会操作,懂专业、有恒心的推手。因为李训华先生的作用发挥,合肥市政协书画联谊事业既有深厚的社会积淀,也有非常广泛的社会影响,为现阶段合肥市政协书画联谊事业风生水起、蓬勃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我第一次见到李训华先生的书法作品是2009年。市政协机关一位同志因转岗到外单位而清理自己办公室的故纸堆,或许是对书画过于偏爱,我一眼看中了几幅揉成一团的书法作品,全是过去老领导书写的,其中便有李训华先生的一幅四尺整张行草书作品,内容是毛泽东主席诗词《菩萨蛮.六盘山》。格式为横幅,正文六列,落款二列,字稍小。虽然纸旧且有水渍泛黄之色泽,但作品风貌仍熠熠生辉。用笔果断,结体率性,墨色偏枯,布局自然,最大限度留白。当键盘取代毛锥,钢笔作为主要书写工具时,书法便逐渐脱离大众的书写群体,而成为受众在特定范围的一门专业性极强的艺术。艺术其实是象牙塔,并非所有人,也不需要所有人都能精通。因为汉字识别率的普遍性和结体的多样性,书法虽然也是一门小众性艺术,而参与评品却又是大众的,大众眼光中必然有许多一般性作品“敝帚自珍”,也会有一些上乘作品“明珠暗投”了。我十分虔诚地把李训华先生这幅作品整平,放到自己书法墙粘板上,反反复复观摩品味,时间愈久,味道愈足,象一位久别重逢的挚友,投去的是目光,收回的是情趣,直到百看不厌而收为藏品。后来偶然间读到了著名文艺评论家郭因先生有关李训华的书评文章后,深切感受到,李训华先生的书法作品不仅值得时人珍视,且能为后世所师。李训华的书艺,亦求其韵,亦求其趣。韵出魏和晋,二王风度透出表理;趣得宋与清,山谷用笔、碑法结体多显其中。在韵味十足、奇趣横生中又不失规矩。如果要分析李训华先生书作被“明珠暗投”的原因,除一般藏家缺少鉴赏眼光外,依我之见:李训华先生的作品,一是缺少隋唐雍容富贵之气,二是没有元明求巧迎合之意。

点击浏览下一页

我至今还不知道李训华先生是否认识我,而我对李训华先生从知其名,到识其人,再到拜读其书法作品已三十多年了。三十多年来,我一直觉得李训华先生为官也好,从艺也好,最大特点是“少”和“多”两个字。少在言语,多在实践。早年我作为文艺青年,给合肥市文联主管的《文艺作品》(后改为《希望》、现为《未来》杂志)投稿时,很少看到李训华先生“艺”外之言,或官家导语。这几年,我作为合肥市老年书画社成员之一,虽有机会与李训华先生同桌开会,同室参展,我们之间多是眼神交流,甚至没有习惯的寒暄,更没有听到过李训华先生有关前辈之告诫,亦或前贤之箴言。而三十多年来,李训华先生的艺术实践从未间断过,特别是书法,无论是专家型结集展览,还是爱好者以书会友,李训华先生都能克服高龄行动不便之困难,能到则到,不拘场面和规格。现时书坛,有的人好象刻意为了比赛而出场,凡有评奖,凡有名头,铆足劲挤进来;凡为芸芸众生提供精神食粮,则避之而唯恐不远。李训华先生却反其道而行之,一以贯之地奉行,艺术源于民众、服务于民众的宗旨。

点击浏览下一页

还是郭因说过的一句话:我喜爱李训华的字,是因为喜爱李训华这个人。是的,任何书家,如想自己的作品为大众喜爱,首先应做到书家自身为大众所喜爱。只有以自己为人处世的品行作为从艺的前提和铺垫,只有在艺途中不断地实践和探索,做到人品书品两相宜,才能得到人生的至高境界。

分享到:
Tags: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