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安书画网 >> 绘画 >> 国画 >> 浏览文章

双峰并峙 各具高迈 ——关于杨国新和他的绘画艺术

作者:贾德江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年05月14日 【字体:

作为安徽省文联副主席、美术家协会主席的杨国新,具有双重身份,一是安徽美术界的领导者、组织者;一是他自身就是一位从事绘画创作的艺术家。他的艺术创作涉及两个门类,既画油画,也画中国画,而不是拘泥于一个绘画领域,可谓“双峰并峙,各具高迈”。

点击浏览下一页

他的双重身份,决定了他要胸怀全局,运筹帷幄,为安徽美术事业的发展出谋划策,事必躬亲地忙碌在自己工作的岗位上;同时他又要身体力行,在艺术上有所作为、有所成就,以自己的成果引领众人。他务必要比纯粹的画家耗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只能忙里偷闲,利用工作之外的时间,深耕细作在自己的艺术天地间。

他从艺的双向选择,又决定了他要在东西方绘画两个领域,付出他必须付出的代价。一方面他要在西方油画的造型、色彩、光影及素描等语言上探赜索隐;另一方面又要以不凡的笔墨修养,在传统的海洋里,吮吸中国文人画的精髓。他势必要比专攻一门的画家具备更开阔的眼界、更广博的学养、更全面的表现技巧。为此,他的治学领域遍及东西方民族文化遗产的诸多方面,并以务实进取的精神沉浸在东西方艺术语言的锤炼中。可以想见,他比仅占一科的画家要费去更多的心血。

点击浏览下一页

当代的中年画家,包括杨国新在内,大多出身于美术院校,所有的美术学院又都是西学东渐的产物。尤其在“文革”后,西方缤纷多彩的艺术形式大量涌入国门,其惊异和新鲜感致使杨国新在大学期间选择了油画专业,打下了包括形、光、色在内的西方绘画基础。毕业后,他回到家乡安徽省阜阳地区基层,一面兢兢业业地从事美术的普及和组织工作,一面挤出时间深入生活写生人物、风景,从中寻找自己的油画道路,并以超常的勤奋和执着,开始了油画创作的苦旅。

时任阜阳地区文联副主席、美协主席的著名人物画家萧玉磊先生,是我的莫逆之交,也是杨国新人生历程的见证人。如今已耄耋之年,与我谈及杨国新的为人为艺,溢满了褒扬之情。他说:“杨国新画好人好,重情重义,是一个真正凭借自己实力和人品亦步亦趋从基层走上来的人。即使在领导岗位上,他仍然谦和如故,待人以诚,实为难得。”这是一个老艺术家、老领导心中的杨国新,此言不虚也。

值得一提的是,正当杨国新在油画道路上艰苦跋涉之时,他于1989年有幸得到去中央美术学院油画高级研修班深造两年的机会;而在他的从艺黄金年代,于2002年又作为青年艺术家派往法国吕霞光工作室研习油画半年,同时进行艺术考察和学术交流。他在央美进修的导师,是当代颇有影响的油画家、教育家葛鹏仁先生,给予他的影响是终身受益的,不仅弥补了他尚不能全面而深刻地把握油画语言真谛的许多缺撼,而且将他带入了当时中国油画最高的学术氛围,扩展了视野,提高了认知,指明了方向,唤醒了他潜藏和积淀在内心的创作活力。在法国期间,他不仅有机会与当代世界一流艺术家进行学术交流,洞悉世界艺术发展的动向和潮流,还如愿以偿地走进欧洲各大博物馆,直接面对世界油画史上那些林林总总的大师名作,进行面对面的研读,从而深刻领悟那种因技艺的差异而体现出的各家各派的油画韵味。两次机遇,两次补养,两次升华,推进了他的油画技巧,产生了质的飞跃。

点击浏览下一页

他的油画以表现人物见长,其风景、花卉也别有华彩。从2002年在法国巴黎举办个人油画展,到2011年油画作品《丰年》入选金陵百家油画作品展,从他的作品入选第七届、第八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再至第三届全国油画年展荣获铜奖,他的油画创作已结出丰硕的成果。总体来看,他的审美取向属于写实主义范畴,但却疏离于传统现实主义的再现,呈现出强烈创作主体的主观性。他把西方古典主义形象塑造的精微性和当代艺术凸现主体精神的观念性结合起来,并将中国传统美学中的意象造型融入自己的作品中,以此探索写实油画的广阔空间。

他的油画人物,用线的流动与灵活贯穿人物的体面与色彩,在柔和谐调中表现出优雅的旋律和情趣;他所作的风景油画,特别注重运用色调统领全局,在以意生色中营构具有中国诗性文化特征的意境;他笔下的静物花卉,以意写代替了如实精确的描绘,如同中国画的笔墨,妙在似与不似之间。

点击浏览下一页

无论是人物,还是风景、静物,杨国新的表现都不是苦涩的,而是歌吟似的,也是抒情的,这是他的人生观与世界观的体现。他总是希望现实与理想接近一些,用美好的向往引领人们的精神世界。他的艺术风格兼蓄了许多属于成熟境界的因素,例如他吸收了北欧画派的技巧,不少地方学习了他的指导老师葛鹏仁的画法,流露出对印象派和后印象主义的色调和笔法,有些地方还受到“怀斯风”的影响。可贵的是,他从前辈手中继承的传统,经过消化,能够为自己创作的需要服务。当然,为了表情达意,中国文人画传统的写意精神也深深影响着他。他的作品丝毫看不出描、磨、堆砌的痕迹,那种笔随心动、笔底有物、笔下有情的运笔技巧和直取对象神、色、形的表现方式,始终贯穿在他油画创作的过程中,赋予他的作品以鲜活生动、形神兼得、意悠境美的生命活力。这种美学品格应与他念念不忘中国画的实践与探索相关。

或许受阜阳地区“国画之乡”的潜移默化,杨国新自幼就滋生一种迷恋中国画的情结,挥之不去;或许是中国现代美术史上许多以西画名世的大家,如徐悲鸿、刘海粟、林风眠、吴冠中等最终都致力于中国画对他的影响,杨国新对中国画的探索一直与油画创作并行不悖。还有一点是肯定的,即他充分认识到,油画画得最好,也不可能从根本上超越西方画家,而且油画创作本身最终无助于中国画民族化和现代化的实现,要实现中国画的现代转型必须走中西融合的道路,而其基点则在中国画本身。

点击浏览下一页

杨国新的中国画创作,无疑是体现中国画谋求民族化、现代化实现的一种努力。他画人物,也画花鸟,并不拘一格,呈现出多角度多层面的审美创造。就人物画而言,他可以写实,以表现现实题材的主题性绘画,如《兄弟》(2016)这幅作品,是以极富个性化的人物群像,展延了笔墨所能表达体面造型中光影、明暗、质量和空间等因素的最大限度;他也可以写意,以传统文人画的笔墨,表现古代先贤、士夫、佳人的风流倜傥,如《爱莲》(2017)、《东坡读书图》(2017)、《寻梅图》(2014)等作品;他还善于在人物画中,融入西方现代主义表现手法,强调变形、夸张、抽象、色彩和笔触感,以实验性的彩墨语言表现青春少女的美丽、快乐与迷惘,如《觅》(2014)、《境》(2007)、《留得戏荷听雨声》(2007)、《聆听》(2013)等都属于此类作品。

他的花鸟画作品走得更远,水墨与色彩犹如一群脱缰的烈马,在画面上纵横驰骋,而画家如同一位英勇骑手,驾驭着奔腾而来的水墨或色彩洪流,所向披靡。画家采用大刀阔斧的笔法,与不同的水墨、色彩交织与冲撞,凝结为近乎抽象的视觉舞台。其价值取向是多元的,既有古典式的优雅,也有现代性的张扬,既有境界的单纯,也有视觉的丰富,有时强调笔墨韵味,有时注重色彩感觉,这其中,书法性的用笔以其与水和、与墨会的痕迹加强了画面的秩序感和空间感,从而在花、鸟与背景之间形成了浑然一体的苍茫境界,超越了物质世界的表达。

杨国新是一个综合素质很高的人,能够游刃有余地出入不同的画种和不同的艺术语言。他的油画艺术反映了中国当代油画的发展趋势,这就是一方面继读深入地研究西方油画的传统,寻找更为丰富的艺术语言资源;另一方面将眼光转向东方美学,在保持油画艺术特性的同时,寻找更具有中国文化精神的油画表达方式。可以说,杨国新以他极具写意精神的油画接近了东方美学的理想,使我们在欣赏他的油画作品过程中,获得一种散淡怀抱、畅神畅怀、亲切从容的心境。

他的中国画作品,是在人物与花鸟两科中,努力探索不同的笔墨表现方式,或以笔力骨气见长,重线的勾勒与水墨皴擦相结合,在与造型兼容中走向平民化和对人性的赞美、挖掘;或以浓墨重彩取胜,又与笔墨融为一体,在具象与抽象的联姻中,把中国画导入新境;或以水墨为主,发自性情,放笔得意,气概成章,借助水墨媒材的随机性赋予作品以想象与自由。杨国新的中国画,体现了当代中国画的一个大导向,即在西方艺术思潮的强势之下,重视中国画的自强不息与积极创新,并以现代人的眼光重新审视传统,巧妙地吸收西画技巧,目的是为写意的中国画在保持民族特色的同时获得更强的表现力。

就此而言,杨国新的艺术从一个角度证明了中国画的生命力和发展潜能。在漫长的艺术道路上,杨国新已经度过了许多不眠之夜和欣喜的瞬间。他所以能在油画和中国画双峰中各具高迈,不仅因为他勤奋好学、有深厚的绘画功底与广博的艺术修养,更因为他能站在全省全国甚至世界艺术领域整体的高度,敢于与前人、与他人拉开距离,敢于与客观物象拉开距离,努力使自己的作品具有强烈的个性、具有充足的精神。我想,艺海天涯,杨国新应该属于那种底气雄厚的“大器晚成”者,假以时日,当他卸下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主席的重任后,他的艺术之花会绽放得更加灿烂,更加耀眼夺目。

分享到:
Tags: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