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安书画网 >> 绘画 >> 国画 >> 当代绘画 >> 浏览文章

不可居无竹——陈廷友墨竹欣赏

作者:佚名 来源:合肥晚报传媒艺术 更新时间:2017年07月01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陈廷友,1963年生,安徽合肥人。著名国画大师亚明先生弟子。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文史馆特聘书画研究员、安徽艺术职业学院客座教授、安徽渐江国画院院长。个人画展先后在北京、上海、广州、南京、合肥、黄山、宁波、肇庆、宜兴、芜湖等地举办过十七次。

陈廷友是一位实力派画家。他勤勉、务实、在书画艺术里孜孜探索,形成自己的笔墨语言和艺术风格。陈廷友的笔墨从古人而来,但完全脱出窠臼,陈廷友画竹不是千篇一律的清瘦萧疏,而是以挺拔劲健、潇洒秀美传达现代人的审美意识。尤其是笔下的雨竹,见证了他对水墨运用的自由境界,洋溢着蓬勃生机。这种技法是他几十年探索所掌握的。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竹子,是感物喻志的象征,也是喻物诗和文人画作中最常见的题材;它表现着自强不息、顶天立地的精神;清华其外、澹泊其中、清雅脱俗、不作媚世之态。

诗赋之美

竹子英伟俊爽,挺拔坚贞,它四季常青,既不避酷暑,也不畏严寒,劲节有操守,虚心为胸襟,这样的品性,得到古代文人士大夫的赞赏。而历代文人爱竹颂竹者,也数不胜数。

点击浏览下一页

陈廷友

《诗经》“瞻彼淇奥,绿竹猗猗。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慈姥竹》李白  当涂县北有慈姥山,积石俯江,岸壁峻绝,风涛汹涌。 其山产竹,圆体疏节,堪为箫管,声中音律。 野竹攒石生,含烟映江岛。翠色落波深,虚声带寒早。 龙吟曾未听,凤曲吹应好。不学蒲柳凋,贞心常自保。

《洗然弟竹亭》孟浩然  吾与二三子,平生结交深。具怀鸿鹄志,苦有 鸟 鸟心。 逸气假毫翰,清风在竹林。达是酒中趣,琴上偶然音。

点击浏览下一页

陈廷友作

点击浏览下一页

陈廷友作

《新竹》韩愈  笋添南阶竹,日日成清閟 。缥节已储霜,黄苞犹掩翠。 出栏出五六,当户罗三四。高标凌秋严,贞色夺春媚。 稀生巧补林,迸出疑争地。纵横乍依行,烂漫忽无次。 风枝未飘吹,露粉先含泪。何人可携玩,清景空瞪视。

《题刘秀才新竹》杜牧  数茎幽玉色,晓夕翠烟分。声破寒窗梦,根穿绿藓纹。 渐笼当槛日,欲碍入帘云。不是山阴客,何人爱此君。

点击浏览下一页

陈廷友作

典故之美

古时武汉长春观东边一片竹林,传说《二十四孝》中的“孟宗哭竹”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二十四孝》原文:晋孟宗,少丧父。母老,病笃,冬日思笋煮羹食。宗无计可得,乃往竹林中,抱竹而泣。孝感天地,须臾,地裂,出笋数茎,持归作羹奉母。食毕,病愈。

点击浏览下一页

陈廷友作

又有古书《博物志》载:“舜二妃曰湘夫人舜崩,二妃以涕挥竹,竹尽斑”。相传在三皇五帝时代,“尧”有两女。一个叫娥皇,一个叫女英。后来,“尧”把此两女嫁与了接班人“舜”。舜晚年舜帝南巡,死在九嶷山的苍梧之野,他的两个爱妃娥皇、女英奔丧,船到洞庭被风浪打翻,湖上飘来七十二只青螺,把他们托起聚成君山,爱妃南望茫茫湖水,悲痛欲绝,扶竹痛哭,泪水挥洒在竹林,血泪染竹成斑,竹子上留下了斑斑泪痕。人们将这种竹子叫斑竹!他的两位妻子悲痛之下一起投湘水自尽了。便又叫湘妃竹。“斑竹一枝千滴泪”成了后世爱情忠贞的象征。

点击浏览下一页

陈廷友作

还有代表了魏晋风度的竹林七贤,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王戎及阮咸七人,先有七贤之称。因常在当时的山阳县(今修武一带)竹林之下,喝酒、纵歌,肆意酣畅,《晋书·嵇康传》:嵇康居山阳,“所与神交者惟陈留阮籍、河内山涛,豫其流者河内向秀、沛国刘伶、籍兄子咸、琅邪王戎,遂为竹林之游,世所谓‘竹林七贤’也。

点击浏览下一页

陈廷友作

坚韧之美

竹子彰显气节,虽不粗壮,但却正直,坚韧挺拔;不惧严寒酷暑,万古长青。置身于万顷碧波的竹海,只见苍翠挺拔的老竹,如同甲胄裹身的武士,而弯弯新竹,却又如柔情似水的少女;举目望去,那成方成阵的竹林,就象一队队,一排排跨马飞戈的兵团,而当漫步两旁茂竹夹道,竹叶轻轻拂面,又显得万般温柔,宁静和幽雅。刚柔并济能屈能伸,这又是竹的另一品性。“莫嫌雪压低头,红日归时,即冲霄汉;莫道土埋节短,青尖露后,立刺苍穹。” 哪怕是在条件艰苦的破岩中,竹子亦能顽强生存。

点击浏览下一页

陈廷友作

点击浏览下一页

陈廷友作

分享到:
Tags: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