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安书画网 >> 绘画 >> 水彩 >> 浏览文章

听柳新生聊画

作者:佚名 来源:安徽商报 更新时间:2017年05月26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柳新生,1937年生,江苏武进人。早年学艺于上海山河美术研究所,师从张眉孙、方雪鸪、王挺琦。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水彩艺委会委员,安徽省美协艺术顾问,全国水彩画评委。

听柳新生聊画


        柳新生在泾县查济有间画室。自从画室建成后,他很少呆在合肥,一年里的大多时间都在查济,白天画画,晚上睡在玻璃屋顶的卧室里,仰望星空。
        柳公多次邀请我去查济,动员我在那儿住些时日,还说,在那儿住下来写文章,一定文思泉涌。前几年,我几次路过查济,都因时间关系不曾逗留,与柳公画室擦肩而过。去年五月,我与几位朋友在查济小住,找到柳公画室,然而造访不遇。今年夏天,省书画院在泾县月亮湾的写生基地办培训班,我应邀前去讲课,顺道赶赴查济,再度拜访柳公画室。柳公其时作画正在兴头上,听说我到了,打个赤膊穿个大裤衩便来开门,一看我的同行中还有几位女性,羞涩一笑,赶紧回身把汗衫套上。进得柳公画室,我大吃一惊,他原先画的都是风景,如今扑面而来的却是人物。
       我与柳公相识多年,每每见面总会听他聊画,每每总能听到颇受启发的高见。多年前除夕的头天晚上,王涛先生在城郊的一家餐厅里请几位好友小聚,我和柳公都在应邀之列。用餐之前,王涛展开一幅以我和我的书房为题材画成的《藤花小屋读书图》,给我大大的惊喜。接着,柳公面对画作有一番评论,更让我大喜过望。柳公指着画面上的飘逸线条说,你看这些富有动感的线条,蕴含着情感的抒发,充满着生命的律动,不像某些炙手可热的名家,画名虽大,笔下的线条板滞僵硬,毫无美感。回家以后,我反复对比王涛和那位名家的作品,悉心领悟线条的内涵,懂得了线条不仅在于指示客观事物的形态,更在于表现客观事物的神态,以轻重缓急和曲折委婉来表达画家的审美情怀。

点击浏览下一页

罗马
       前几天,我与柳公连续两次见面,又有机会听他聊画。头天晚上在城东的一位书法家工作室,我们一边品茶一边谈天,从主人养的几盆菖蒲谈到墙上挂的几幅画。其中,省内一位书画家的山水引起大家的兴趣,有的说笔墨豪放,风格泼辣;有的说乱头粗服,不流世俗;柳公说,这种作品敢于突破陈规、张扬个性,当然是好事,但要防止过犹不及,在强调自我的同时丢弃了一般性原则。他针对画作进一步解释说,局部的笔墨挥洒很精彩,但三个块面大致相等的结构布局显得沉稳有余,生动不足,忽视了黄金分割线的节奏感,忽视了画面的整体经营。过了一会儿,我们又谈及省内另一位画家的作品,柳公联系刚才的话题有感而发:画画真不容易,违背了一般性原则固然不行,但是处处顾及一般性原则,总想着四处均衡,总是希望完美,没有缺憾,可能就没有自己的特点和亮点了,殊不知缺憾往往比完美更珍贵,完美束缚手脚,有了缺憾才有创新的勇气。第二天中午,我们见面地点从城东转移到了城西,聊画的主题却没有转移。柳公见我就问,对于作画的主观与客观,你怎么看?见我一下接不住话茬,他又说,作画的表现对象有时是客观的,有时比较多的带有主观色彩,其实,这些被称之为主观的东西也来自客观,只不过是画家在不同的社会时代背景下对客观事物的不同理解。我这下听明白了,柳公早期师从张眉孙等先生,画过写实风格的作品,后来喜欢冉熙先生的水彩和林风眠先生的水墨,改画写意风格的作品,很多人习惯把主观与客观对立起来,认为这些写意作品是摆脱客观事物的成功之作。柳公并不认同这种评价,他从创作实践出发,把写意作品视为主观与客观对话并相互交融的产物。也就是说,他认为主观理念从来不曾偏离对于客观事物的认识,与客观事物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艺术创作不能照搬客观,更倚重主观思维对客观事物的把握,例如莫奈等人捕捉大自然瞬间变化的主观印象,凡高的旋转天空的主观情绪宣泄,以及后来毕加索把人脸画成几何形体的主观表现,都成为艺术创造的动力。
      以柳公的说法,他这60多年来只做了一件事,就是画水彩画,期间有过写意与写实的样式选择,也有过风景与人物的题材选择,但是初心不改,执着前行,始终追求着梦幻般的纯真之美。柳公的创作态度极为严谨,对参展获奖一类的荣誉却看得淡,至今只是30多年前在安徽画廊办过一次个展。前些天,柳公的第二次个展终于在北京举办,我们衷心地祝贺!

分享到:
Tags:听柳新生聊画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