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安书画网 >> 新安画派 >> 理论研究 >> 浏览文章

查士标家世考

作者:任军伟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7年05月22日 【字体:

    摘要:查士标是清初“新安画派”的重要代表人物,“与同里孙逸、汪之瑞、释弘仁称四大家”。当日扬州亦有“家家画轴查二瞻”之说,可见其在扬州影响也颇大。然而,世人对查士标生平事迹知之甚少,目前所见各种画史著述,对其介绍皆或简单模糊,或语焉不详,或似是而非。其卒年也多被误作1698年。有鉴于兹,本文据查士模所撰《行述》及相关族谱、地方志,追溯查士标一族的迁徙轨迹,力图厘清查士标的家世。

    关键词:查士标;行述;家世

    查士标,字二瞻,号梅壑,人称梅壑先生。安徽休宁人。据其胞弟查士模所撰《皇清处士前文学梅壑先生兄二瞻查公行述》(以下简称《行述》)云:“先兄生于故明万历四十三年九月初八日(按:1615年10月29日)辰时,卒于皇清康熙三十六年十月廿六日(按:1697年12月9日)亥时”,故知查士标享年八十三岁[1]。士标出生之年为乙卯,恰晚董其昌(1555-1636)六十岁。因服膺董其昌,故尝镌一印章,曰“后乙卯人”[2]。斋号种书堂,另有待雁楼、东郭草堂等。作品上常署石城旅人、邗上旅人、白岳查士标、白岳逋客、白岳逋人、懒老标等,印章亦常钤“懒老”、“懒是真”、“不夜斋”、“长乐无息”等。

    查士标著作传世有《种书堂遗稿》三卷及《种书堂题画诗》二卷,为清康熙四十三年(1704)刻本,分藏于中国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安徽图书馆、安徽博物院和大连图书馆五处[3]。此二种皆收于2010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出版的《清代诗文集汇编》第54册中,所选为国家图书馆藏本。据统计,《种书堂遗稿》三卷收有题画诗四十五首,《种书堂题画诗》上卷收题画诗五言绝句九十首,下卷收题画诗七言绝句一百四十九首。但是,经过考证,《种书堂遗稿》卷二《寄友》诗:“绿野风回草偃波,方塘疏雨净倾荷。几年萧寺书红叶,一日山阴换白鹅。湘浦昔同邀月醉,洞庭还忆叩舷歌。缁衣化尽故山去,白发相思一倍多。”为北宋魏泰(生卒不详)所作,今米芾(1051-1107)墨迹犹存[4]。《种书堂题画诗》上卷第78首云:“春阴阁小雨,深院书慵开。眼看苍苔色,欲上人衣来。”为唐代王维(701-761)所作[5],董其昌有此诗墨迹现藏故宫博物院,未具诗作者姓名。查士标或曾临仿过米芾和董其昌所书这两首诗的墨迹,故被误置查氏集中。另外,查士标有大量的书画作品传世,散见于海内外各大博物馆、美术馆、文物商店及个人收藏之中,拍卖会上也屡见不鲜,但至今尚无一本查氏书画作品集行世。

    查士标是清初“新安画派”的重要代表人物,清人张庚(1685-1760)所撰《国朝画徵录》称查士标“与同里孙逸、汪之瑞、释弘仁称四大家”[6]。《嘉庆重修扬州府志》卷七十二《杂志二》中亦有“家家画轴查二瞻”之语[7],可见其在扬州影响颇大。然而,查氏虽名声广布,世人对其生平事迹却知之甚少。目前所见各种画史著述,对其介绍或简单模糊,或语焉不详,或似是而非,其卒年也多被误作1698年。有关查士标收藏的介绍,也多因袭“家故饶裕,多鼎彝及宋元人真迹”[8]之旧载,而未对其家世及藏品情况作任何具体介绍。有鉴于兹,本文乃据查士模所撰《行述》、相关族谱和地方志等原始资料,追溯查士标一族的迁徙轨迹,力图厘清查士标的家世。

    查士标家族世居休宁县邑之西门,共有兄弟六人,士标与士模为同母兄弟。查士模所撰《行述》有云:“查氏世居县之西门,阀阅无庸殚述。曾祖考环川公,太医院。祖考述川公,蚤卒。祖妣戴太孺人,以柏舟受旌。考穉恭公,为太学生。妣汪太孺人,有丈夫子六,为妣出者,先兄与士模也。”

    据《查氏源流》记载[9],查氏原为“姬”姓。相传在遥远的年代里,黄河流域有两个著名的部落:一是姬姓,首领为黄帝,二是姜姓,首领为炎帝,他们结成部落联盟,由此便成了华夏之先祖。黄帝生于寿丘,长于姬水,故姬姓。其子后稷是周人的始祖。公元前1115年,周成王即位,封其叔父周公旦(姬姓)之子伯禽于鲁,都曲阜。又历四百年,春秋周惠王时(前676-前652年),伯禽的后裔姬延(号东安公),因“功肇”以“子”爵封于“柤”(柤是查的古字,地在今山东泰安、曲阜一带),因以封邑为氏,改姓为“查”。姬延改为查延,由此便成了华夏查氏的始祖。

    又据明人曹嗣轩编撰《休宁名族志》第二卷《查》所载:“查出于姬姓,后稷之后曰延者,食采于查,遂因氏焉。唐有师诣者,自九江匡山药炉源徙于宣城,乾符间避黄巢之乱徙歙之黄墩,官至游击将军,折冲都尉。二世曰昌,任南唐古王府长史。三世曰文徽,历官工部尚书,谥曰宣,始迁于休宁。弟曰文徵,官至宣歙观察使,迁婺源。”[10]可知查氏一族因避唐时黄巢兵乱而始迁居休宁。查文徽(885-954),字希回,“幼好学,手写经史数百卷。长负气好侠,急人之困。家本富,坐是屡空。南唐元宗立,以功迁抚州观察使,拜建州留后,……以工部尚书致仕,卒谥曰宣。”[11]葬休宁之五都黄江古林塘。弟查文徵(生卒不详),字希音。南唐宣歙观察使,年五十致仕。北宋太祖乾德元年(963)自休宁隐居于婺源城西凤山冈,后称查公山。卒葬高泰门外西山。查文徵是婺源查氏的始祖,也为浙江海宁袁花查氏的直系世祖。查文徽、查文徵两兄弟,分别发展出查氏最重要的两大支派,即休宁支和婺源支。

    休宁支查氏自一世查文徽始,世居城邑之西北隅。查文徽生七子,长子查元方(909-?),字正甫,北宋太宗时为殿中侍御史,赠工部尚书,为休宁查氏二世。元方子查道,字湛然,《康熙休宁县志》称其“性慈孝,动遵礼法。初为滑州掌书记,母病,经旬不解带,母思鳜鱼,方冬,市无鬻者,泣祷于河,凿冰解衣取之,得鳜尺馀,以馈母,病寻愈。居丧,绝酒肉,盛寒布衣。……咸平间,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对策第一,除左正言,直史馆。……以龙图阁待制知虢州。”[12]后卒于任上,葬五都黄江。查道以至孝闻名于世,被后世之《明实录》采入“孝顺”目下,为休宁查氏三世。二十五世查林,字良名,世有逸德。查林有二子:长子查杰,字士兴,号灵川;次子查亿,字士兆,号环川,加例太医院吏目,行谊甚著,惜乎蚤卒。据上述《行述》所记“曾祖环川公”,可知查亿即查士标曾祖。查亿有三子,曰查应卿、查应相和查应初。次子查应相,字述川,志于继绍,客死云间,查士模所撰《行述》说“祖述川公,蚤卒”,查应相便是查士标的祖父。

    上述查士模《行述》所说“考穉恭公,为太学生。”穉恭公即查士标之父查维寅。据《康熙休宁县志》记载:“查维寅,字穉恭,西门人,太学生。幼失怙,事母尽孝。博涉群书,善诗画,凡鼎彝古器及名人卷轴,真赝具辨。邑修黉宫,改汶溪石梁,多输助。”[13]查维寅好读书,善诗画,精鉴藏,广交海内贤士,以阜于财,喜与客纵谈古今之事。

    在兄弟六人中,查士标排行第二,兄弟感情甚笃,以查士标、查士模和查士嵘三人最为长寿,皆登耄耋。士标之胞弟查士模字楷五,号和秋。生于明天启四年(1624),小查士标九岁,排行第五,明末诸生,诗文书画与兄查士标一时驰名,查士标逝世时,他已是七十四岁的老人了。查士嵘,字少文,排行老六,亦是明末诸生。

    查士标元配汪氏,未有子。继娶陈氏,有一子,名宗佶,可惜早殇。继娶余氏,亦无出。后又多置姬妾,皆无出。士标不以为戚,常有出尘之想,以万物皆不足为累。士标老年,常杜门谢客,读书不倦,如《送姜铁夫还会稽诗》所云:“矢口不谈当世事,著书直见古人心。”[14]士标一生,仅得四女,俱为汪氏所生,皆配同郡人士:长女配太学生郑一栋(字东辟),二女配太学生程之纶,三女配安庆府宿松县儒学教谕方琪(字东玉),四女配原任河南归德府鹿邑县知县加一级服阕候补知县吕士鵕(字邻秩、任庵)。

    在当时艺坛,查士标即有较大的书画名声。但因个性使然,士标时常一年都不曾作一画,而求其书画者则络绎不绝,常有不远千里、拥重金前来购买者,有的甚至还“袱被卧于其庑”长期等待,一年半载都不曾离去,但士标对此却视若不见,依然随心所欲按照自己的心情行事。如汪灏所云:“梅壑高自矜贵,经年未尝成一画,桁无衣,罂无粟,视其色怡怡然,而门以外求书画者辙常满,袱被卧于其庑以待者,往往经半载不得去,梅壑方仰屋豪吟不顾也。”[15]杜瑞联《古芬阁书画记》里有一段对查士标生动而有趣的描述:“论曰二瞻本明诸生,国变后焚弃儒冠,纵情诗酒。家故饶欲,广置姬妾。性疏懒嗜卧,或日晡而起。以笺櫡索书画者穷年累月插架堆箱,其童仆盗卖之亦不较也。白昼从不作画,画必夜午酒酣,令姬人持烛磨墨拭纸,使为挥毫,每一下笔辄问曰好否如何,齐应之曰好则为之,竟有一姬稍为嗫嚅即罢,故其书画多废于半者。是卷殆,众美齐赞,故首尾完足云。”[16]士标性情随意,不与人计较,却也不乏可爱之处,但终因其性格迂懒,视心情而作书画,故求之者皆成年累月也不可得。靳治荆《思旧录》对查士标生活习惯的记载更为细致:“先生暮年不远姬侍,晓起极迟,大约午余栉沐乃出而应酬,临池挥洒,必于深夜烛前,习惯不以为苦。”[17]可见,查士标晚年生活相当丰富,暮年仍“不远姬侍”,晓起极迟,每日午后方起床忙于各种应酬,作书画亦多在夜间,秉烛达旦,常年如此,却视为乐事。查士标一生活了八十三岁,算是一位高寿画家,他的长寿,应与他善养生及“少时曾学吐纳之法”[18]有关。他尝与浮村上人说:“何劳八百岁,不死有精灵。”[19]人岂有不死的道理呢!

    士标好宾客,其家中经常诗高朋满座,他与友朋谈书论画,诗酒唱和,醉了、困了便留宿其家,其族中兄弟、侄子也常来与他同住,他皆习以为常,慷慨接纳。而士标还乐此不疲,经常周济身边困难的朋友,给他们一些金帛或书画。但对于富贵者之请索,他则多有推脱,长年不应。如张庚《国朝画徵录》所载:“先时有王额驸者,贵甚,拥高赀,人冀一见不可得,三顾二瞻,终不答,无何王败,人以是服其先见。”[20]张庚这里所说的“王额驸”,即吴三桂的女婿王永宁(长安)。其地位尊贵,显赫当时,他想以物色来交换查士标书画,虽三顾查家,最终也未能得逞。查士标外和而内介之性格,由此可见一斑。徐鈜《啸虹笔记》尝说:“查二瞻以书法名世,画尤工,然不肯轻下笔,家人告罂无栗,乃握管,计一纸可易数日粮,辄又搁笔。”[21]可见,其家虽如钟鸣鼎食,却也时常有断炊之忧。

    士标平生不事干谒,其遗言有“不先谒”云云[22],据目前所见查士标歌诗题跋,确也未见他有疾言遽色之语。张庚曾说他“生平无疾言危论,见后辈书画必奖誉之,故名高而人不忌。”[23]另有一件趣事,也颇合查士标不事干谒之性格,即其“二女年将三十未尝及嫁事,客诘其所以,曰:‘余几忘之矣’。”[24]因而,有朋友便调侃他:“以昼为夜,以夜为昼,君欲颠倒乾坤耶!”他却笑答:“久矣哉!余之忘在乾坤之内也,而乌知其颠倒。造物其不得而主我耶。”[25]

    虽然耋年曳杖,但拱揖坐立,士标都如见大宾。他待人如此,对待名利也更为淡泊。在生命的最后一年,士标已患有病疾,且时好时坏,至秋季更加严重。时扬州府太尊傅公前来看望他,赠以人参与茯苓,士标喜曰:“我愧虚名耳!”[26]鹾宪刘公将购买山林的巨款用以安慰他,他却说:“备后事足矣,且得以赏夙逋,复何所累?”[27]士标也许因为膝下无子的缘故,更能清心寡欲,冲淡平和。在他的诗赋中,这种境界也多能见到,几近晋之陶渊明(约365-427)、宋之林逋(967-1028),如“此间有幽趣,此人有幽心。回头看飞燕,忘却钓丝沉。”[28]再如“偶爱白云游,扇舟作钓叟。清风荡不还,投竿向江口。”[29]从其诗作看,查士标就像一位幽人,他用幽心享受着人间生活,并把生活中之幽趣融入自己的创作。其平生好菊、好梅,亦是此种性情的寄托,如《题画梅》云:“篱根玉瘦两三枝,百遶迎来夜不归。安得墨林千亩月,仰眠吹笛看花飞。”[30]在家闲居之时,士标著作甚多,亲朋劝之付梓印行,他却拒绝:“后世名,于我何哉!”[31]

    作为明遗民中的一份子,查士标也常有对故国及家乡的眷恋,但因他有浮家泛宅之志,却在不知不觉中于异地他乡度过了富有色彩的一生,最终也没能回到自己的家乡。查士标在八十岁生日之际,曾写下一首《生日寓感》诗[32],这首诗,很好地总结了查士标的一生,不仅诉说了他的性情与爱好,而且还表达了他的无奈及对故国家乡的思念。

    即使在病中,查士标也从不作怨天尤人之语,而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还不曾放下手中的笔,手书辞世文数百言之后,方撒手归去,于康熙丁丑十月廿六日夜半,端坐而逝,享年八十三岁。查士标卒后,同人前来吊唁者甚多,皆呼其为梅壑先生,葬在扬州西山余家桥畔。百年以后,士标族里后人查淳访其墓,并为之封树[33]。

分享到:
Tags:查士标,新安画派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