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安书画网 >> 新安画派 >> 理论研究 >> 浏览文章

渐江及其画派

作者:郑奇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7年05月25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弘仁 墨梅轴

渐江幼读诗书,是一位有名的诸生,侍奉母亲极孝,明亡后为僧。这一切说明,前期渐江,既忠且孝,以儒家思想为主导。后期渐江,出家是手段,在心灵深处寻求一个世外桃源才是目的,儒家思想的主导地位为道家所取代。按明亡时渐江三十五岁,今存渐江画迹和画目凡有年代可考者几乎尽是三十五岁以后所作,可以肯定,后期是渐江从事绘画活动的主要时期。他的诗作,淋漓尽致地表达了他这一时期的思想意识: 石径莓苔久不分,数椽茅屋一溪云;婆娑百尺青松下,夜夜涛声枕上闻。玲珑片石碧梧间,几砚风生翠影斑。古屋藏书千万卷,却疑人与蠹鱼闲。……

云雾山中,茅屋一间;松柏植于外,诗书藏于内;闲涂层峦助酒兴,兴来抚琴听涛声;“优哉游哉,可以卒岁”。这是典型的高人逸士的生活。

然而,和历史上的文人隐士一样,闲适是表象,苦闷是本质。满腔愤怒何处诉?唯借笔墨写云山。渐江作画,纯属自我遣兴。“金帛走豪贵,坚癖屡为却。吴绫不可求,东绢矧能索”[2]。他的诗稿是“随意散乞,不径意聚”[3]。这正是典型的南宗文入画创作态度。

再看渐江所推崇的画风,更是典型的南宗画派。他每每提及并引以为师的前代画家主要是米芾和倪瓒。

他不仅在理论上极力推崇米芾、倪瓒为典型的画风,“岁岁焚香供作师”,他自己的创作实践更是南宗绘画美学思想的最好体现。他的画,静穆、严正、朴实、恬静;极瘦削处见腴润,极细弱处见苍劲;虽淡无可淡,而饶有余韵,全无俗气,非若世之疏林枯树、自谓高士者可比。他的一幅《梅花轴》[4],左上有曹寅题绝句一首,其画构图奇突而又不流于怪诞,梅干劲健,接连四、五个大转折,忽而挺直向上,忽而垂直而下,忽而猛拐向左,忽而又急回向右,款落在画面下半部之正中间,紧挨主干。构图的大起大落,如其胸中波澜起伏。画面色调爽冷逼人,更显其清高拔俗,是古今画梅中难得的杰作。他在五十二岁时画的《晓江风便图》卷,清远淡泊,无一点火气,简练中寓周密,虚和中寓老辣,堪为清代文入画之冠。其它画作如《黄山盘龙松》、《古木竹石图》、《乔松羽士图》等等无不是萧散简远,平中见奇。

我们可以把渐江和同时代诸大家做一番比较:“四王”之流自是不能与渐江同日而语。他们以文人画所擅长的笔墨形式供职于宫廷,成为御用文人,根本算不上“高人逸士”,更谈不上借笔墨表现自己的文人“气节”。他们是打着南宗旗号的院体画。尽管他们有成熟的技巧,在总结前人的笔墨技法方面也有成就,但最多只能落于文入画之后尘。石涛、扬州八怪,继承青藤画格,痛快淋漓,突破了传统文入画中淡泊平和的审美标准,向狂放的路子上发展了,含蓄处不及渐江;八大山人,冷隽谲怪,突破了传统文人画中“渐老渐熟,渐熟渐趋于平淡天真”[5]的最高美学风尚,平易处不及渐江,龚贤浑厚苍茫,髡残苍劲老辣,这几家功力极深,其繁密之处常常为第一流文人画家所不取,但简淡处下及渐江。以上诸派,都是在野文人,其画都是一种高人逸士的顽强的自我表现,有的成就并不在渐江之下,用南宗正宗的最高标准来衡暈,他们都有所突破。惟有渐江,既是在野文人,又以绘画作为表现自我高风亮节的手段,并且继承了南宗的传统审美情趣,一股淡泊清远;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跃然纸上。这种气息或许和今天的时代精神不协调,可是在渐江的处地,却表现了他的民族气节,更显示了他不同凡响的思想境界和艺术修养。不仅为“四王”所望尘莫及,即便在同时代的其他文入画家中亦堪为上乘。

那么,渐江是否亦步亦趋南宗前辈大家之蹊径,而毫无特点呢?非也!他“敢言天地是吾师,万壑千岩独杖藜;梦想富春居士好,并无一段入藩篱”。众所周知,文入画代表性作家除宋、元的米芾、倪瓒外,当推明代吴门四家直至董其昌。渐江尤喜米芾、倪瓒,但又绝不为其陈法所拘。他勤奋好学,博览经史,遍游名山,尤以黄山为最,胸中丘壑甚富。因而,他的画,构图取景,竭尽变化,平中见奇,简直平到极点,又奇到极点(而不是怪到极点)。当时,很多人只是亦步亦趋南宗的笔墨程式。渐江一派虽未象“四王”那样拼命标榜自己是南宗嫡系,而在创作实践中,却真正把握了南宗神髓,博釆众长,出以己意,自成一家风貌’不仅迥出时流,而且继往开来。其构图千变万化,为米芾、倪瓒所不及,其画中浓郁的生活气息亦为吴门画派所不如。后人说他“超出吴越”、“虽倪迂犹有未足”,堪为黄山画派之杰出领袖。此等评价,并不过分。

综上所述,渐江在中国画史上的地位应是:继承和发扬了古代文入画的优秀传统,构图新奇,生活气息浓郁,开创了清代黄山画派,是清代正统南宗文入画家中的佼佼者。

注释:
   [1]  有关南宗及文入画的问题,请参见拙作《中国文入画史上重大问题的初步探索》。载于《朵云》第五集。
   [2] 方兆曾《渐江上人遗以小画,赋此奉酬》。见汪世清、汪聪编《渐江资料集》,安徽人民出版社,1964年。
   [3]  许楚《画偈·序》,同[2]。
   [4]  陈叔通藏,载于商务印书馆影印《百梅集》、日本版《支那南画大成》第三卷。
   [5]  陈继儒评董其昌语,见《白石樵真稿》。
  《论黄山诸画派文集》,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分享到:
Tags:清代文人画,渐江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