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安书画网 >> 新安画派 >> 理论研究 >> 浏览文章

程邃的绘画艺术成就及影响

作者:陈明哲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年03月06日 【字体:

程邃一生作画不多,现在传世的作品国内外公私收藏合计不足百件,他是清代极少数极富创造性的画家之一,黄宾虹称程邃的焦墨山水画“卓烁今古”,开焦墨一门。后学者如程鸣、方士庶等人,近代黄宾虹晚年偏爱焦墨,力追“干裂秋风,润含春雨”的审美趣味;现代的赖少其、张仃等也极力推崇焦墨画法,身体力行,开辟焦墨山水画的一片新天地;当代的朱松发、崔振宽等也以焦墨山水画著称画坛。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一、“卓烁今古”的焦墨山水画

程邃独辟蹊径,纯以焦墨作画,在中国画坛上首次真正意义上开创了中国焦墨山水画种,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程邃是焦墨山水画的鼻祖。他的焦墨山水画体现了个人的精神归宿和审美的需求,他以刻印为生,一生却从不卖画,以至于“人得其片纸,珍宝之。”画家的身份从根本上对程邃来说并不带有职业性质,这也是他能够形成自己风格的重要原因之一。历代画家视焦墨为画道险绝,不易成就,黄宾虹说焦墨不好学:

清雍乾中,有学垢道人焦墨者,颇多极枯燥僵直无趣,不久即厌废。⑴

用焦墨作画,好则铿铿锵锵,刚健有力,不好则枯燥乏味,形同柴槁。潘天寿也认为:

用渴笔,须注意渴而能润,所谓干裂秋风,润含春雨是也。近代惟垢道人、个山僧,能得其秘奥,三四百年来,迄无人能突过之。⑵

可见,清初程邃开创了焦墨山水一门后,两百年来继起者有成就的不多,较有成就的有新安画派的后期程鸣、方士庶等人。程邃的焦墨山水画在当时虽然属于另类,与当时的绘画主流风尚格格不入,但是,他始终着眼于文人应有的信仰和尊严,义无反顾地用画作证明自己坚持的意义和价值所在。程邃的坚持是成功的,他的焦墨山水画得到了当时社会各界的普遍认可,王泽弘讲“润含春泽,干裂秋风”;钱谦益讲“萧森老苍,迢然有异”;靳治荆讲“纯用渴笔,生动有别致”等等,他们是当时的或鉴赏家,或大学者,或方志家,对程邃焦墨山水画的认可,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当时的社会不同阶层对程邃绘画艺术成就的认可。在清代著名的绘画理论家张庚,眼光颇高,尤其喜欢挑刺,就是对新安画派都有诸多微词,认为新安画派“不失之结,即失之疏”。但是,对程邃的焦墨山水画却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他在《浦山画论》讲:

(程邃)山水纯用枯笔,写臣然法,别具神气。⑶

焦墨的使用并非始于程邃,古已有之,只不过程邃实践地更为成熟并把它推向了新的高度。单纯渴笔焦墨技巧成就不了程邃的艺术风格,因为技巧无法直达人心,它只是形而下的,程邃只是用了单一的焦墨语言“写胸中磊落之气”(査士标语),而且这种语言对程邃来说最为适合,他通过一生的焦墨探索并不断强化,终于形成了“卓烁今古”的焦墨山水画。

程邃的焦墨山水画主要经历了三个发展完善阶段,早期绘画是初到扬州的事期,取材上倾向于表现故乡黄山、新安江一带的丘峦林壑和野溪茅屋,虽然在技法上还不尽完善,但是独辟蹊径地运用渴笔焦墨传递他对大自然的独特感悟,在董其昌画法大行其道的时代还是让人耳目一新。钱谦益与程邃相交最晚也就是在这个时期,他所言的“穆倩阴森比黄鹤”,当是所指。第二个阶段是程邃六十岁到移家南京之前这个阶段,在扬州稳定的环境中,创作的心态日渐平和,程邃逐渐自觉放弃原有艺术表现上的激愤情绪,代之以一种平和的姿态,利用丰富的笔墨语言凝练地表现一种全新的境界,代表作有为査士标所作《杜甫诗意册》等。第三个阶段是他移家南京之后,这个时期他的画面愈趋简化,笔意更丰富,以书法的点划顿挫和有如钢刀凿石般的用笔,使画面简淡中见丰富。风格的创立不等于境界的到达,程邃焦墨山水画的荒寒之境和他的身世、经历、情感、交游等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前面章节已经论述,是多种因素成就了程邃的焦墨山水画。

点击浏览下一页

二、近现代焦墨山水画的兴起

近现代涌现出很多焦墨山水画的大家,黄宾虹、赖少其、张仃、李可染等。尤其是黄宾虹对现代焦墨山水画的推动和发展起到了决定性地作用,黄宾虹晚年尤好焦墨山水,对程邃画法也颇多借鉴,他的题画中经常写到垢道人“润含春泽,干裂秋风”的焦墨山水,黄宾虹著名的“五笔七墨”法中,就有“焦墨”一说,他把用墨分为浓、淡、破、泼、积、焦、宿七种。黄宾虹对程邃焦墨山水画的理解非常独到,他说:

垢道人下笔润含春雨,干裂秋风,非一时之功。要在运笔的徐疾、提按、顿挫、点垛、转折上多练习。

又说:

明季垢道人作焦墨渴笔,其后程松门、褚廷璋辈效之,皆不免枯槁之弊,而求所谓“润如春雨,干裂秋风”者,绝不可得。能水墨淋漓,而后能焦墨渴笔。⑷

黄宾虹认为焦墨画法不但与用笔有密切的关系,也和淡墨的练习也有一定的关系。为墨一道,焦墨为难,非功力、学养深者难以驾驭,黄宾虹和程邃一样有综合的全面修养,诗书画印无不精绝,他认为“要在运笔的徐疾、提按、顿挫、点垛、转折上多练习”其实就是强调以书入画,黄宾虹晚年作品渴笔汾披,老辣苍然,画面横涂竖抹似无一物,然于数尺开外观之,峰峦岩壑顿时豁现,其间变化万千,不可端倪。黄宾虹的山水画用笔老辣,飞白尽出,将枯笔、渴笔用到极致,同时,也开现代焦墨山水画的风气。

赖少其的山水画尤其以焦墨山水画著称,先是受黄宾虹的影响,黄宾虹一生真正称得上知音的,一是傅雷,另一则是赖少其。薛永年说:

赖少其深得黄宾虹的神髓,虽然学黄宾虹的人很多,但跟他相比,至今还没有人能够望其项背。他晚年的中国画创作更是被学界公认为现代中国画的高峰。⑸

赖少其服膺黄宾虹,对程邃尤为倾慕,自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临摹程邃的作品不下百件,在临摹上赖少其下了扎扎实实的功夫,六十年代始赖少其几乎临遍了各大博物馆珍藏的程邃的作品,曾把歙县博物馆馆藏的《垢道人山水册》借出观览,朝夕观摩。赖少其甚至说:“恨晚生三百年,不能拜其为师也。”⑹安徽博物院所藏的程邃《深竹幽居图》,原为孙大光先生旧藏,赖少其曾于孙大光处借临以赠,款题:“深竹幽居图。程邃作。余曾谓:恨晚生三百年,不能拜其为师也。每得程真迹,必反复临之。此图为大光同志所藏,八二年一月余客颐和园藻鉴堂,临时略加剪裁,奉大光同志法正。赖少其画。”1963年他在临《垢道人山水册》其中一开上题曰:“程邃能以极淡焦墨写出浩浩荡荡一湖春水,真吾师也。”1964年,赖少其还临摹了上海博物馆藏程邃的《仿黄公望幽居图》,上有谢稚柳题跋:

少其同志作山水, 喜用渴笔焦墨,得垢道人三昧,此图遂可与之乱真。甲辰春日获观因题。谢稚柳。⑺

点击浏览下一页

直到八十年代,赖少其临摹程邃都未中断,1981年,赖少其在北京颐和园还临摹了程邃的《深竹幽居图》。1980年,赖少其在他的《清流激湍》作品上题曰:

余用明末程邃法画黄山烟雨。六十年代初,凡能借得程氏画则反复临之,谢稚柳氏谓可乱真。今岁春在羊城遇张仃氏始知也用此法,可谓同道矣。庚申五月十四日在黄山遇雨即景写之因记,赖少其。⑻

赖少其在画款里写到谢稚柳曾经说自己临摹程邃可以乱真,并遇到了焦墨山水画的知音张仃先生。

张仃焦墨亦从学习黄宾虹开始,他在《我为什么画焦墨》一文里写到:

近代,我只见到大师黄宾虹常以此法画小幅山水。解放初期,我偶于画肆中购得宾翁一本山水小册页,以后,就成了我学习山水画的范本。⑼

点击浏览下一页

张仃认为:古人的一些焦墨,好虽好矣,但因受历史局限,要反映今天的景物,则感到不够了。郎绍君在谈张仃焦墨画时说:“焦墨就等于一个人把自己逼到绝路上再找一条活路。”要这一传统技法得到发展,惟一办法,是“逼上梁山”,到生活中去,直接反映今天的现实,这是时代使命,不得不变,不得不发展!张仃用焦墨的技法直接到自然中写生,比较有生活气息,可惜他的作品缺少古意与文气,概而言之,是因为张仃不重视临摹,他把焦墨仅仅看作是绘画的一种技法,他说“焦墨画法,是山水画基本功的一种”,又说“我不临摹古画,这只是我学习山水画的一种方法。”在这一点上,赖少其似乎站的更高,他在黄宾虹的笔墨中看到的不仅仅是技术,还有技术所承载的精神,所以他更注重综合的修养和对传统的学习。张仃的焦墨山水,一定程度上受到写实观念的束缚,描绘对象,精微有余,写心抒情的畅达不足。

三、当代焦墨山水画的发展现状

当代焦墨山水画的发展呈现出空前的繁荣景象,七十年代一批探索焦墨的山水画家诸如朱松发、崔振宽、曾宓、崔之模、姚伯齐、朱峰等,现在都已经是全国有一定影响力的山水画家。九十年代又成长了一批焦墨山水画家如王永敬、初中海、党中国等。今天,焦墨山水画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画种,而且,在这一领域里已经初步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老、中、青画家梯队。
焦墨山水画需要丰厚的文化积淀和扎实的传统笔墨功底,如黄宾虹先生所言“能水墨淋漓,而后能焦墨渴笔”,朱松发先生以焦墨山水驰誉当代画坛,他的水墨作品同样是大家风范。他的焦

山水画有“挥洒自如的书写性、苍劲浑沦的金石味”,离不开他对传统营养的汲取,他对新安画派的程邃、戴本孝、黄宾虹、赖少其都做过认真地学习和研究,诚如周韶华评价:

他笔下的皖南不是秀逸,是用“金刚杵”打造的,表现骨气,山水像钢铁浇铸而成的,朴厚深沉,荡气回肠,具有一种悲壮美。⑽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朱松发的焦墨山水画以强烈的个性面貌,堪称是继黄宾虹、赖少其之后的又一个以焦墨著称的大家。

当代的焦墨山水画还存在一些问题,一些画家注重写实性,重质少文,作品的概括性和文化含量不足,往往失之于过实、过浓、过平和过结,甚至有画家走的是西方风景画的表现手法,不是中国画的用笔,徒有焦墨之名。

注释:

⑴黄宾虹著,黄宾虹文集书画编,上海,上海书画出版社,1999

⑵潘天寿著,潘天寿论画笔录,上海,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4

⑶张庚著,浦山画论,中国历代画论类编,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2004

⑷南羽编著,黄宾虹谈艺录•二 笔墨章法,郑州,河南美术出版社,1998

⑸薛永年,黄宾虹的知音,赖少其百年诞辰学术研讨会,广州,广东美术馆,2015

⑹赖少其著,我画山水画载中国书画报7月15日,天津,1986

赖少其著,赖少其画集,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1983

⑺⑻于在海编,赖少其画集,合肥,安徽美术出版社,2015

⑼张仃著,张仃焦墨画选,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1984

⑽谢秉武编,中国艺术名师画集·朱松发画集,杭州,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13

分享到:
Tags: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