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安书画网 >> 新闻 >> 拍卖 >> 浏览文章

“一生太短,一天太长” 佳士得香港秋拍呈现丁雄泉的不羁艺术人生

作者:佚名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 更新时间:2017年10月23日 【字体:

丁雄泉生前曾自称“采花大盗”,他的作品以用色大胆艷丽、形象活泼鲜明而为人所知。透过他大胆、不羁、俏皮的作品,观者领悟活得精彩、活在当下的精神。丁雄泉的人生哲学是“一生太短,一天太长”,意味着他追求快活而有意义的人生。这同时概括了他那些致力表达生活中惊喜和乐趣的画作,将“采花大盗”的真我与观众联系起来。他创作开放又具爆炸性的裸女肖像,让人联想到1953年创刊的《花花公子》杂志,记录了1960、70年代美国波普文化,以及对性的审视提出革命性的定义。

丁雄泉强烈的个性反映在他具表现主义风格的创作中。他曾入读上海艺术学院,却从未受限于正规艺术教育。孩童般直率的表现主义风格成为了丁雄泉无惧社会规范,表现真我的创作手段。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丁雄泉(右)与Kenneth Tyler,1964年

Image courtesy of Tamarind Institute Collection, Center for Southwest Research, General Library, University of New Mexico.

丁雄泉的国际视野同样体现在他创举的“一美分生活”(1¢ Life)的项目中。丁雄泉汇集了27位欧美艺术家为其诗集《一美分生活》制作版画插图。这本版画诗集是1960年代初纽约艺术的重要参考,标志了当时主导的抽象表现主义发生了剧变,转移到波普艺术。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一美分生活》封套作品

© 2017 Estate of Walasse Ting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将于本季佳士得香港秋季拍卖呈献的数幅丁雄泉作品,生动展现了艺术家跨越50年的艺术轨迹。1953年在巴黎逗留期间,他在接触前卫的“眼镜蛇”(CoBrA)艺术运动后展现的原始、如小孩般直率的风格,更与比利时成员皮埃尔・阿列钦斯(Pierre Alechinsky)成为终生挚友。1959年,丁雄泉前往纽约,吸收了抽象表现主义和波普艺术运动,并与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山姆・弗朗西斯(Sam Francis)等纽约艺术家结为好友。自1970年代起,丁雄泉开创出自己的符号,也就是那些感性的女人、灿烂的花卉和俏皮的动物。

颠覆经典的时代感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丁雄泉(美国/中国,1929-2010) 《克丽奥佩托拉(埃及艳后)与摄影师》

油彩 画布 58.5 x 71 cm. 1963年作 估价:港元 350,000 - 450,000

作于1963年《克丽奥佩托拉(埃及艳后)与摄影师》是丁雄泉在一幅古典油画上加笔而成的创作。这幅古典油画上的裸女被他定为埃及罗马共和国年轻的皇后克丽奥佩托拉七世(埃及艳后)。然后他在画面以厚厚的油彩加入了鬼马生动的摄影师,又以鲜艳的色彩画上转动的蛇,形态似是男性生殖器官。这种颠覆经典作品的创作形式,展现了画家寻求对旧事物的全新演绎,拒绝古典派的理想和理性,与眼镜蛇画派的理念相近,充满时代感。这种颠覆经典的创作同时见于1961年的《圣丹尼大道》。以巴黎的红灯区命名的《圣丹尼大道》也见于1964年创作之版画。《克丽奥佩托拉(埃及艳后)与摄影师》乃十分稀有的丁雄泉早期作品,是他裸女人像画的前身。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丁雄泉《圣丹尼大道》,“一美分生活”(1¢Life) 其中一版画

Artwork: © 2017 Estate of Walasse Ting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自由、直率的性感

丁雄泉曾说:“爱,来的时候,像一只蝴蝶;去的时候,像一朵在纸上的花。” 作于1961年的《蝴蝶》,由自由、直率的笔触和鲜艳的色彩绘成,显示了丁雄泉对“眼镜蛇”画派的好奇心,儿童绘画和原始艺术形式成为了他的灵感。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丁雄泉(美国/中国,1929-2010) 《蝴蝶》 综合媒材 纸本 56 x 74 cm.

1961年作 估价:港元 60,000 - 80,000

《无题(红色的马)》背景为鲜艷的粉红色,红色配黄色的马更显俏皮,是丁雄泉在中国宣纸上以平面色彩创作不可思议的动物的标志作品。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丁雄泉(美国/中国,1929-2010) 《无题(红色的马)》

82 x 128 cm. 水粉 纸本 估价:港元 250,000 - 300,000

战后美国《花花公子》文化

1960年代,随着对纽约抽象表现主义与波普艺术的消化,丁雄泉追求视觉上的偶发表现进一步深化。1970年代,他开始发展以书法风格的笔触,结合爆炸性的霓虹色绘画的裸女人像,成为他最知名的标记。通过《爱我,爱我》(1975年作)和《可否替我扑蝶?》(1976年作),我们可以看到不止是艺术家个人对女性的情感,还有他对汤姆・韦塞尔曼(Tom Wesselmann)的大美国裸女系列的回应,唤起消费主义文化中对性欲之解读的同时,亦表扬女性的性欲自主。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丁雄泉(美国/中国,1929-2010) 《爱我,爱我》 压克力 油蜡笔 纸本

69.5 x 104 cm. 1975年作 估价:港元 300,000 - 450,000

丁雄泉的女性肖像效仿战后美国大量复制图像,吸引大众注意。丁雄泉以性为题材的画作代表了战后美国的“比基尼文化”,以及休・赫夫纳(Hugh Hefner)创办的《花花公子》杂志把性包装成奢侈品,记录了1960、70年代美国波普文化,以及对性的审视提出革命性的定义。

今天,他的作品由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古根海姆博物馆、上海美术馆等重要美术馆以及众多私人藏家收藏。

香港秋季拍卖日程

11月25日

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11月26日

亚洲当代艺术(日间拍卖)

亚洲二十世纪艺术(日间拍卖)

地点:香港会议展览中心

分享到:
Tags: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