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安书画网 >> 学术评论 >> 浏览文章

生命之歌 --吉瑞森国画近作评论

作者:佚名 来源:东方艺术网 更新时间:2015年11月03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吉瑞森是个热爱生活的人,不容心中存一丝阴霾,豪爽、洒脱的侠气品性,赋予西双版纳葳蕤茂密的植被愈加旺盛的生命活力,有如抚照一切心灵角落的阳光,既找不到悲冷、空幻的东西,也绝不标榜什么禅意,凸现了画家对生活和艺术遏不住的激情。

点击浏览下一页

  新世纪初,吉瑞森考入中央美术学院首届博士生班,师从郭怡(子宗)、张立辰教授。他在表现手法上重视捕捉描绘物象特质与生命的写生传统,忠于自己内在感觉的描摹,用笔善细而不亲纤弱,浓染而不觉媚艳,长笔勾勒而没有霸气粗态,轻盈描绘而没有俗韵嫩感,写实状物各尽精妙,用渍墨渍色渲染热带植物的阔叶和雨林的迷朦幽深,以及山石和竹根、树藤的点苔,其渍痕和特殊的肌理,既烘托和虚化了背景,又突出精勾细勒的绘画主体,丰富了花鸟画的造型语汇,感情与理智的高度协衡使得作品极富诗情画意。
  吉瑞森打破了传统花鸟画内容单一和形式简洁的固有程式,摒弃明清以降传统国画常常显露混杂拼凑,构图疏落的缺憾以及背景和衬物之间缺少有机的互为联系的面貌,渗透着他对自然胜境形神的透彻见解。他突破传统折枝花鸟的构图模式,“野、破、乱”的原生态植被经过“有意味”地组合与重构,布势满中求透,实中藏虚,利用画面形成空白及色彩的深浅、冷暖和景物虚实疏密的反差,使之成为画面中的“透气孔”,他的作品呈现出满而不闷,形密而气舒的韵致。热带雨林的幽深、丰茂与生机,静谧幽深与繁茂葳蕤,无不表达的充实而饱满,浸透了如火般的情素与浓烈的意象,大面积、多层次的图式结构,密密层层的树木虬枝衬托着明朗鲜脱的主体花卉,大自然树木藤蔓茂盛纷繁、花草禽鸟相互争艳,迥然不同于古画凄清孤寂的意趣和情调,明丽绚烂的时代美感恰当地表达画家对于云之南山林幽谷铺天盖地的绿和漫山遍野花色的生命礼赞。吉瑞森挥洒的生命勃发的新境界和形式语言的个性化,不仅展示出生命的蓬勃之美,而且展示出他精心建构的形式之美。

点击浏览下一页

  吉瑞森的绘画作品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却充满现代感构成形式,具有较强的设计意念和丰富的象征意义。他崇尚塞尚式的形式主义对画面空间分割后重新塑造,对画面的整形等有意味的形式进行了深入探索。云南的巍峨雪山、红土山丘,西双版纳的茂密林荫,不但是吉瑞森创作灵感的源泉,也是他再现巴比松画派笔下的世外桃源的最佳对象,他将自己的生命化为线条与色彩,以心为笔抒怀对自然生命的礼赞,由此,画家对色彩的处理已初步摆脱了传统的“随类赋彩”的直观再现方式,而赋予了更多的感情色彩,使色的铺陈成为诗化的语言。吉瑞森偏爱兰色、绿色一类冷色调,冷色具有“宁静”的心理感觉和视觉感染力,与西方现代艺术家康定斯基认为“兰色是典型的天堂色彩,它能唤起的感觉是宁静”,“绿色是最平静的色彩,对于筋疲力尽的人是有益的”如出一辙,亦合于清人王原祁提出忌躁求雅、舍动求静的色彩观,使作品于单纯中见丰富,在静穆中寓生气与热情。中国哲学把“静”视为天道、人道和自然之道,看作是天地之根,这种文化观在艺术中表现为对空灵的静境和静美的追求,“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人空其欲念,静其心态才能将精神境界升华为“天人合一”的“道”的层次,悟会天地自然之道和艺术的真谛。

点击浏览下一页

  方士庶在《天慵庵随笔》中说:“山川草木,造化自然,此实境也,因心造境,以于运心,此虚境也”。所谓实处见功夫,虚处见性灵,吉瑞森的绘画艺术既讲究笔墨韵致,又追求精神世界的抒发与寄托,他的作品画境之妙在于虚实变化。虚则灵,灵则有魂,有魂则画活。此时自然的山水和花草树木是吉瑞森“扑捉”和“悟道”的对象,也是审美情趣寄托和展示个性的对象,他的西双版纳写生作品把自然的花花草草、枝枝蔓蔓这些自然实境结构上的疏密、前后、大小、远近,及色彩上的冷暖、明暗、浓淡及深厚等等对比,与胸中之旨趣巧妙地结合,妙造了一个生机盎然、个性张扬的独特花鸟世界。有时或许是深思熟虑的布局,有时也许是漫不经意的点染,在他的作品中即有大开大合的气势,又有静谧萧疏的恬淡,透过那尺幅画面再现了万木的峥嵘与各种花卉的独特神采,画面充满了鲜活的生命。

点击浏览下一页

  博大的学识修养,深厚的传统功力,严谨的治学精神,清醒的创作思路和不断进取的勇气,是吉瑞森绘画艺术的基础。他在激情涌动中保留住自己的感受,捕捉瞬间的感角使作品画面鲜活生动。在画家看来绘画艺术的成功,很大程度在于画家对自然深刻的洞察力和与众不同的思维感受,来源于艺术家独具慧眼,因为国画艺术的意境是对自然的观感、注重心灵与自然碰撞后的妙手偶得,也无疑得益于深厚的功力和精湛的技巧,他探索高古形式的线条---清姿秀逸、雅韵欲流,极大地开拓了笔力与笔势的深度与广度。他那驾驭线条的超强能力,对于“形的意写”线条精雅优美和一丝不苟的准确,在洗练传神的线条里倾注了他对西双版纳那片热土的无限热望。为此,画家博览上古名迹,心追手摹,心领神会,深得书法三昧,从铁画银钩似的碑刻优美的线条中汲取滋养,借鉴小篆书体线条的古雅典丽、匀称有力的格调,创造出具有古文篆书的韵律感、节奏感丰富而独立的美感的线条艺术,他作画腕灵笔活,凌空取势,沉着痛快,妙笔传神,用线精细描绘别人不能觉察的东西,将观察到无限细微透过笔端描绘出来,从传统书法艺术脱胎元气淋漓的线,使人们触到舒畅、怡悦、爽朗、明丽、清俊的美感,也使得他的绘画艺术联结着民族文化的根,表达着艺术情感和艺术追索对传统和自然的一往深情。
  艺术是创造性的精神活动,需要投入生命和情感,吉瑞森的西双版纳写生近作所表现的不仅是对象本身,而是他的精神气格、学养、心境和人格理想,这些看不见的精神情性和“象外之意”,赋予他的作品一种清朗舒畅之美感,在百花争艳、万木葱茏的馨香中,很容易感受到来自大自然无尽的幽梦和永恒的生命力。

点击浏览下一页

  艺术简介
  吉瑞森,一九六三年生,中国美协会员,首都师范大学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致公党党员。
  作品《海芋》入选2002年全国中国画新人新作展;《芭蕉》获2002年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60周年美术作品展河北展区金奖;《晨风》获2002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优秀奖;《百年老干醉高风》获2003第二届中国美术金彩奖优秀奖;《版纳三月》获第二届全国中国画大展铜奖;《版纳三月》获2003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优秀奖;《竹根》入选十届美展 ;《秋韵》获第十二届全国中国花鸟画邀请展金奖。2006年被评为当代20位最具学术价值和市场潜力的青年国画家。作品发表于国内外各大媒体。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