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文章 >> 查看内容

铁骨冰心大家气象:论朱松发笔下的梅花形象

来源:曹玉林  时间:2017/7/7 14:02:56  浏览:418

著名画家朱松发以山水名世,其山水画大气磅礴,老辣苍劲,为画坛所瞩目。然而朱松发并非惟擅山水,而是在将山水画作为其致力重点的同时,对人物画和花鸟画也多有涉猎。这其中,尤其是梅花更是朱松发绘画艺术中的一个夺目亮点,因此,要全面理解朱松发的绘画艺术,就不能不对朱松发所画的梅花作一番深入的剖析。

朱松发笔下的梅花从视觉形象上看,老干虬枝,盘根错节,其点点花蕊密如骤雨,盘旋躁动的身躯势若蟠龙,不但在前人画梅作品中所从未之见,而且在当代同类题材中也堪称翘楚。在朱松发的笔下,那些黑与白、点与线、粗与细、曲与直、疏与密、力与韵、字与图……构成了一组组既相互映发,又相得益彰的对应关系,有着巨大的视觉张力,诚乃生命的交响,灵魂的咏叹。画面上那丰富而遒劲的运动轨迹和变幻莫测的笔墨节奏,不离不弃地交织在一起,充分显示出大写意画法放笔直取,水墨肉搏的特点和以气为胜,豪纵恣肆的抽象表现主义风格。

朱松发所创造的这种既有视觉冲击力,又有艺术感染力的梅花形象,具有以下三大特点

一、朱松发笔下的梅花,如同其山水一样,过人之处不在于形而在于气,不在于技而在于品。其酣畅淋漓的笔墨,钢筋铁骨的造型和热烈奔放,跌宕多姿的神韵,具有一种吞吐天地,包古孕今的大家气象。其最大特点是作画时解衣般礴,任性而发,不受传统程式法则的约束,而完全听凭灵魂的召唤,抒发生命的呐喊。这种灵魂的召唤和生命的呐喊,是自由的,也是感性的,其间充满了偶然性、随意性,无限可能性,而这也正是一位具有大家气象者在从事绘画创作时所必不可少的艺术品质。不过,朱松发在创作时并非一味挥洒,全无法度,而是如石涛画竹一样,虽“好野战,略无纪律,而纪律自在其中”,“未能一笔逾于法外”者也。

二、朱松发笔下的梅花,一改前人陈陈相因的创作模式,不惟花上作文章,更凭枝干写精神。其梅花的枝干如苍龙戏海,赤螭横空,有着笑傲风霜的大无畏精神和操行孤洁力斡春回的英雄气概。这种精神和气概,成功地实现了将梅花托物言志的人格寓意位移于个性化视觉形象的创造性转换。因此,我们看朱松发笔下的梅花,枝干盘旋曲折,上下翻腾,起伏跌宕,无一直者。在那些相互穿插呼应,充满了节奏和变化的枝干上,常常是一个结疤连着一个结疤,很少有大的空隙,有的甚至完全是由结疤所组成。这些结疤大小不一,形态各异,一波三折,力透纸背,既有质感,又有动感;可谓是朱松发梅花作品的典型符号。

三、朱松发笔下的梅花,在绘画的语言和构图上也有着很多发人所未发,能人所不能的特点。这些特点表现在语言上,一是狂草,二是焦墨;表现在构图上,一是繁密,二是在画面上题写了大量构成性书法作为绘画元素,与梅花相互映衬,“附丽成观”。

毫无疑问,朱松发笔下的梅花乃当今画坛的一朵奇葩。它一改传统花鸟画自古多轻柔的审美风尚,而创造出了一种钢筋铁骨,大气磅礴的新的绘画理念和新的绘画风格。这种新的理念和新的风格,乃当代中国画体格转型的新成果和新收获。它所蕴含的丰富的内在价值和对当代中国画创作与发展的启示意义,必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显现。

艺术家简介

1942年出生。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美术师,1992年起终身享受国务院颁发特殊津贴的专家,现供职于安徽省书画院。

作品以鲜明的个性和阳刚大气立于当今画坛,尤其近年来另辟蹊径,以狂草入画,强化书写性和金石感,形成一味霸悍的画风。学术界评其:把中国画的写意精神推向极至,被视为开中国画一代“水墨雄风”的成功范本。

个人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