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关注 >> 查看内容

“新安画派”精神在新世纪的探索实践

来源:王晖  时间:2017/7/7 10:23:12  浏览:431

《澄怀味象——林存安中国画作品展》及学术研讨会在穗举行 

2011年11月30日至2012年2月10日,由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安徽省美术家协会、广东画院、安徽省书画院联合主办的《澄怀味象——林存安中国画作品展》,在广州艺术博物院内的“赖少其艺术馆”隆重举行。本次展览集中展出林存安近年创作的80件中国画山水、花鸟、书法作品,全面反映了画家在丹青领域的艺术追求和最新探索。

11月30日上午,画展开幕后,广东、安徽两省的著名美术家、评论家聚首广州艺术博物院学术会议厅,畅谈观展感受,对林存安中国画创作的心路文脉、美学追求与艺术实践作了系统论述。研讨会由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新闻传播学院副院长杨小彦教授主持。与会专家认为,林存安在艺术创作中,矢志发掘中国画的哲学境象和人文情怀,坚持在风格品格和笔墨精神上传承“新安画派”传统,锐意创新,不倦开拓,作品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魅力,使“新安画派”精神在新世纪得到了绝妙阐释。 

传统文化精神在新世纪的弘扬

多年来,林存安在潜心钻研书画的同时,广泛汲取传统文化精髓,为发掘中国画的哲学境象和人文情怀积累了丰富底蕴;他秉承先贤精神,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努力推动文化发展与社会进步,赢得了社会的广泛认可。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评论林存安时,曾说:“从历史上看,中国的大画家往往是政治家,这个现象非常突出。西方的大画家则往往是科学家,像达·芬奇、米开朗基罗等,是科学支撑着西方美术的发展。而从古到今,中国人讲‘功夫在画外’,中国的艺术家往往是有政治抱负的,讲修身齐家,最后是为了治国平天下。在林存安先生身上,就充分体现了中国文化人的政治责任感,在他政治生涯的全过程中间,伴随着他全面修养的同步跟进,他对于文学、对于哲学、对于历史,对于文化、对于美术的修养,伴随着他的政治生涯不断地提高。他的绘画呈现出的气息,充满了中国哲学的辩证法,充满了中和之气,这是一种非常中庸、平和、和谐的艺术,这种艺术很值得我们当下的艺术家和艺术界重视。”

本次研讨会上,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新闻传播学院副院长杨小彦教授开宗明义阐释了林存安艺术实践对当代画坛的启示。他说:第一,在中国历史上,很多著名文人、画家都有从政的经历,身居要职,使他们眼界高远,胸襟开阔,能够广泛涉略社会、政治和文化的各个方面,熔铸贯通,自成风格。从文化史上看,我们可以发现,这部分人对当时文化潮流、风格的引领作用;在绘画领域,我们也能看到这些非专业画家精彩的艺术贡献。延至当代,这一现象依然十分突出,赖少其是一个鲜活范例,林存安也是一个鲜活范例。林存安以“业余画家”身份,创作了大批成功画作,做出了令“专业画家”瞩目的成绩,他的作品已成为“新徽派绘画”富有探索实效的生动篇章,这给美学界、艺术评论界提供一个启示,那便是在新世纪究竟该怎样给艺术家下定义。其次,随着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中国的声音越来越引起世界关注。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和影响力如何显现?这个时候,文化的力量就显得很重要了。我们要拿出属于我们自己文化的成就出来,证明中华民族的伟大独特和在世界文化中的重要地位,其中一个很重要课题,就是回顾思考中国几千年文明积累的传统,并实现传统文化在现代社会的转型。具体到绘画领域,我们须弄清中国的绘画传统意味着什么,哪些能够传承,哪些需要转换,哪些亟需开拓。我觉得林存安先生通过自己的艺术实践,通过他的山水画印证了这个问题,启示我们在今天的对外文化交流中,如何有效地继承传统文化,并将其发扬光大。第三,涉及到林存安先生的创作,就是在新时期如何传承在中国美术史上影响久远的新安画派艺术,对其进行新的开拓,并发扬光大,这实际上涉及到我们在新世纪应当以什么样的精神状态来阐释传统文化,非常重要。

广州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教授、广州艺术博物院特聘研究员庄小尖十分中肯地说:刚才系统地观摩了展厅内的画作,觉得很亲切。可以说林先生的画,就是中国当代的文人画。20年前,中国美术界曾出现过一个“新文人画派”,其实,当时这种提法很牵强。“文人画”跟画家画的区别,应该是既有作者身份上的区别,也有作品内涵上的区别。从林先生从政经历和作品文化内涵来考量,我觉得他的作品完全符合美术史上对“文人画”这个概念的界定。林先生还有一个让人佩服的地方,就是他的书法与画作题跋。环顾今日中国,画画的人很多,画得很好的,或者画得很有影响力者,不在少数。但是看看他们的题字,书法不过关,内容蹩脚的,比比皆是。而林先生的书法,取法金农,同时吸收“二王”之长,路数正,有功力,加上文化学养精湛,因此,他的画作题跋就显得那么纯粹,那么地道,由此可见他对传统文化继承是全面而深厚的。我上个月刚刚去了安徽,也观摩了两省政协联办的大型画展,这些年对安徽的美术作品看过不少,将林先生的画与“新安画派”画家、黄宾虹这些前辈画家比较,我认为他找到了自己的特性,铸造了自己的形象,有一股精气。基于此,我觉得林先生在目前安徽画坛,应该是一个带有承前启后意义的人物,因而是一位值得我们关注的人物。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安徽省美协主席张松说:由于在省美协工作的关系,对林存安2009年在安徽省博物馆举办个人画展以来的全部作品,我基本上都看过。对他作品的第一印象是,看一遍不够,再看几遍不腻,因为这里面有经典的元素。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具体说,就是从林存安对中国画精髓的传承,澄怀味象,宁静致远,创作出的画作必然厚重、耐看,像成年老酒一样,越放越香,吸引读者不得不仔细去品位其画作精神,并记住这位有代表性的画家。于此,我也获取一个经验,那就是任何一位画家对传统研究的深度如何,传统给他的回报也总是对等的。当然,传承是手段,创新是目的,林存安对传统不仅是单一的继承,他在技术方面也有所发展,有所创新,总之,读他的作品,带给我们很多思考,让我们发现艺术的真谛、人生的真谛。对林存安的第二个印象,就是林存安对美术事业的重视与推进作用。近年来,合肥市的美术很快崛起,人才涌现,精品迭出,一批学术影响重大的展览和研讨会陆续在肥举办,吸引了全国美术界、理论界精英的关注与参与,在美术领域与社会上产生广泛影响,这与身为合肥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的林存安的重视与全力推动是分不开的。作为一位长期分管意识形态的官员,林存安一以贯之地推进安徽美术事业发展。安徽美术近年取得的每一个进步,与他这位省美协常务副主席的支持和推进是紧密相连的。安徽美协有林存安挑大梁,备感幸运。

广东省博物馆研究馆员朱万章则从艺术家如何奠定文化底蕴、促进艺术交流的角度,论述了林存安对当代美术的贡献。他说:我以前对林存安先生的画不太了解,刚才在展厅看了他的作品后,领略了他的画风与内涵,感觉非常震惊。尤其是在大厅展柜内,看到许多权威出版物内,刊载了林存安先生撰写的长篇艺术论文,可见他具有非常难得的文化素养。在中国文化长河中,许多“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优秀文职官员都具备这种高尚的素养。中国传统画史最精致的部分,我们文化史册里津津乐道的所谓“文人画”气息,都是由这样的官员创造的。林存安正好也具备这种素养,他的中国画作品正好也充盈着这种气息,这绝不是偶然,而是长期修炼后的水到渠成。

礼拜新安  参学百家 

诞生在黄山脚下的新安画派,是我国明清美术史上作出重要贡献、产生深远影响的绘画流派。它不但把中国山水画从低谷推向新高峰,还为全国画坛推出一系列名重一时的画家,在中国绘画史上起到了承先启后的作用。沿至现、当代,依然继承者踵至,大师叠出。林存安禀承“新安画派”传统,非常注重创作中的品格和格调问题,素为业内同仁称道。

中国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中国美协副主席冯远在出席《澄怀味象·林存安中国画作品赴京展》开幕式时,曾发表长篇演说,对林存安艺术成就进行全面论述。他说:林存安难能可贵,他在为现实社会服务的同时,又努力通过智慧和才情建构了另外一个理想的境界,这就是他的笔墨世界。存安先生的作品,不管是巨幅山水画,还是精到的小品,都表达了他对艺术的追求。作为当代徽派山水画传承人,林存安先生长期研究中国山水画历史,饱览魏晋南北朝和隋唐画作,熟读五代宋元美术,尽阅明清与当代山水画,尤其对渐江、萧云从、査士标、梅清和戴本孝等新安画派大师的作品认真临习,深刻领悟黄宾虹、赖少其这两位在近现代徽派绘画上作出重要贡献的大师作品的精神内涵。在把握传统山水画笔墨意蕴的基础上,他着力发掘中国画的哲学境象和人文精神。在进行艺术创作的同时,林存安要求自己立品、立情、立意、立法,他的画作展现了山水灵气,他的笔墨传达出景外之景、味外之致,进而形成了凝重、深朴、古雅、淡定的笔墨韵致,以及以艺载道、以人为本的思想灵光。中华文化源远流长,中国绘画在其发展长河中积淀了丰厚的历史文化内涵和美学精神,如何以创新思维和开拓襟怀去传承这种内涵和精神,不断更新它的现代面貌和记忆形式,是当代艺术家必须承担的历史使命和无法回避的课题。我觉得林存安先生就是这样一位集修养、修为于一身,有实力,同时也有担当意识的公务员兼画家。徽派山水画在近现代曾经孕育出像黄宾虹、赖少其这样的大师级艺术家,徽派山水画传统依然是当代中国画继承与创新的重要资源与源泉,我们高兴地看到林存安先生在这种深厚的资源中进行了有力探索和奋力开拓,我们希望他继续保持睿智之气,不断有更好更新的作品回报这个社会。

在本次广州画展开幕式上,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联副主席、广东省美协主席、广东画院院长许钦松致辞时,再次对林存安在技法上礼拜新安,参学百家的艺术探索特性做了阐释。他说:林存安的山水画能够在当代山水画坛别开生面,便在于他始终奉行不断深入传统与不断感受自然并行不悖的山水画创作之路。林存安的山水画无疑也接受了近现代徽派大师名家如黄宾虹、赖少其等人的影响,将黄宾虹浑厚华滋的湿笔宿墨和赖少其凝如苦铁的枯笔焦墨相融合,并参以戴本孝的沉郁坚实、梅清的疏雅淡逸和懒悟的虚静苍茫,从而形成了自己凝重浑朴、古雅淡逸的笔墨韵致。而这种笔墨意蕴又灌注了他自己对于自然丘壑的感悟与现代生活的审美体验,因而这种凝重浑朴、古雅淡逸的笔墨,也便表达了清新恬静的现代心理诉求与当代文化对于人类与自然和谐关系的一种新的体认。

安徽省美协副主席王佛生在发言中指出:林存安是学美术专业的,起初绘画比较清秀,有很强的装饰性,色彩也非常浓烈。他当时师从安徽省著名画家朱修立,在美术学步阶段,经历了正统、规范的教育。随后,他接受过赖少其的思想影响和指点。但是,林存安并没有局限在这个水平上,而是花了很大精力,对新安画派包括明清一些优秀画家的作品进行了深入探索。我认为他在三个层面上的努力值得关注:观看存安的作品,我们感觉最多的就是很安静,很亲切,很清淡,这是新安画派比较柔和的特点。存安画画时心非常静,他的作品无论是用笔、用色、构图,都有一种世外桃源之感,我们说是可留之山,可观之山,可居之山,表现了一种空灵、空旷的思想。我认为这是中国文人的性格,由于日常生活中的喧闹需要宁静来协调,所以中国绘画形成了民族的精神,不断的调剂我们的现实生活,存安这种宁静的境界,就表现了中国画最高的境界。中央美院教授、美术理论家邵大箴看过存安作品后,亲口对我说:“中国画的核心是什么?是静。存安的画就是静。”就是说存安把中国文化的精神,体现在绘画中间,用静显现了出来,这是第一个特点。第二个特点,存安的画有源。品位存安的画,核心的东西是新安画派对他的指引,乃至新安画派文人情操对他的影响。其中渐江、石涛、黄宾虹,可谓形成了三座高峰。其中黄宾虹很重要,起了承前启后的作用。存安的画应该说是有效地传承了中国山水画文化传统的精华。第三点,就是存安画的创新。他是面,他现在画中间,大块的线条,我认为是在技术层面上的探索;而最关键的,是他在色彩上面的应用,在块面上面的处理,在图案方框上的处理,也逐渐吸取了黄宾虹和赖少其的绘画思想,存安的绘画应该是宁静的,是有传承的,是非常开阔的。

广东和安徽的绘画交流源远流长,有益地促进了两地文化、艺术发展。广东省文物鉴定站站长、书画古籍专家单晓英的发言别开蹊径,在梳理两地美术交流脉络之后,着重谈了林存安赴穗举办画展的意义:今天,林先生画展在广州艺术博物院举办,我觉得是皖粤两地又一次美术交流盛事。皖粤美术交流素有渊源,清代康熙时候,安徽籍画家汪后来落脚广东,他将新安画派的风格带到广东,对当时广东画坛起了比较大的影响。到了民国时期,黄宾虹加入广东的绘画队伍,对广东绘画发展也做出了贡献。解放后,广东籍画家赖少其到安徽工作,他的中国画渊源也是新安画派,赖老的画在广东非常受认可,这也是两地文化交流的结晶。今天,我们在这里观看林存安绘画并探讨其艺术价值,我觉得最重要之处,就是应该肯定林存安作为一个文化使者,延续了300年来粤皖文化交流的优良传统。刚才看完林先生画后,我觉得林先生画对中国传统绘画确有承袭,有新安画派的精神,有赖老的影子,当然更多的是自己的东西,并且得到了有机处理。具体说,传统元素虽然比较多,但画的风格却是多样的,尤其是近景那种树的表现,还有整个布局上的作用,我认为是比较特别、比较有个性的元素,准确说,是一种探索。从事艺术创作,我们一定不能离开传统,但是又不能囿于传统,毕竟要有自己的东西,林先生画就向观众展示了特色鲜明的个性化元素。像这种富有个性的画,我想是最具交流意义的艺术品,因为它展示了“新徽派绘画”在新世纪的探索轨迹与创新成果。

广州艺术博物院国家二级美术师张小虎言简意赅地说:作为一位业余画家,林存安由于继承新安画派传统,学有渊源,数十年笔耕不已,勤奋探索,他的线、墨、色彩运用都有个性,作品体现出很高的美学品位,不愧为“新徽派绘画”的丰硕成果。 

锐意拓展谱新篇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对林存安的艺术创作始终十分关注,曾系统阅读了林存安的重要作品,撰成题为《画为心源之文》的论文,对林存安画作进行推介。此次,他又专门为画展发来贺词:“欣悉‘澄怀味象·林存安中国画展’在广州艺博院开幕,特致以衷心祝贺!林存安同志系安徽省美协常务副主席,多年来,他在繁忙的行政工作之余,倾心中国画的学习和研究,为系统研究新安画派的传承、弘扬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并与中国美协联合举办了‘经典回顾——现代思考’大型学术研讨、展览系列学术活动。林存安在新安画派的研究探索中也有了成功实践。这次展览是他近几年来创作的部分作品,较好地反映了他的艺术追求。衷心祝愿林存安同志在艺术上不断进取,取得新成就!”

研讨会上,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哲学文化所副所长、研究员,广州艺术博物院特聘研究员雷铎说:本次画展以“澄怀味象”题名,十分精当。被誉为“天下第一奇山”的黄山,以奇松、怪石、云海、温泉“四绝”闻名天下,为美术家写生创作提供了无穷可堪“味象”之景。林存安先生喜画黄山,擅画黄山,他的作品对黄山之景作了精彩提炼,是书卷气、山林气、庙堂气的高度融合,体现了画家清、静、隐、逸的“澄怀”。说其作品清,是指他的笔墨非常清淡;说其作品静,是指林存安先生整个画的风格很静,可以让人体会到很多东西;说其作品隐,是指在中国人情怀中,很多东西是深藏不露的,而品鉴林存安先生作品,可见其中也深藏着丰富的情趣意蕴和生命精神;说其作品逸,是指其作品具有超越绝俗的风格,而能在画作里体现出逸格,无疑与画家胸间先蓄有逸气有关。应当说,林存安先生作品具有很高的气象,我觉得他的画很轻松,看起来非常好,绘画心态也是一种逸的状态。

安徽省书画院院长刘廷龙也专门从技术层面,对林存安作品的创新精神进行了系统梳理。他说:林存安先生的作品饶富个人风格,具体说,有五点:一是清,用笔独到、散淡、清逸,很清新。这个清新蕴含了他平时对中国山水画的理解,是其格调、学养的真实反映。二是淡,主要是设色淡泊古雅。林存安先生平素做人淡泊儒雅,表现在作品上,他自然是喜欢新安画派的风格,他的构图与色彩,显然是吸取了新安画派的精华,而又注意创新。三是平,大象无倚,天真烂漫,静后参禅。他构图质朴纯真,用的色彩自然简单,画作却蕴涵无限的人生况味,十分值得咀嚼。四是小,他的中国画创作擅长小中见大,寓其精微,手卷类作品展观更是充满亲切感,表达了林存安先生对中国画的独到见识。五是学,林存安先生注重文化积累,这不仅从他撰写的大批高质量著作中可以见识,从他画作的精彩题跋中,也不难发现。综上所述,林存安先生确实是一位素养全面、成就突出的画家。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方土深有感触地说:和林存安接触,时时能够感受到他的谦虚,以及发自内心的对艺术的虔诚和崇敬,让我感受到这已经具备一种大家的气息。读林存安画,文化精神充盈,从中也可领略到一种大的气象,大的情怀。假如以跑步速度来比喻艺术提升进度的话,现在国内很多山水画家一“开跑”,立即加速,力图迅速赢得掌声。可随后呢?只是不断重复自己,再无建树。而林先生现在的跑步速度,我觉得是不快不慢,正像一位心有成竹的优秀长跑运动员在匀速前行,向既定目标迈进。只要对美术史上的大师稍作研究,我们都会发现在他们成长过程中存在过这种状态,当然,这种状态只是暂时的,最终,他们肯定会加速,并因此成就为大师。审视林存安的画,我们从中可以看到一种情怀,一种对中国画、对笔墨执着眷恋的文化情怀,它足以使我们相信林存安在对中国画创作探索的漫长征途中,肯定会加速。我最后预祝,林存安以后每跑一圈,都能来广州办展,我们希望不断看到他在“新徽派绘画”探索征途上取得的最新成就。

安徽赖少其艺术馆馆长于在海:在座的专家们刚才在研讨中,大多谈及了新安画派,在历史上,这个画派对中国画坛有着很大影响。林存安先生在中国画创作中,很注重汲取新安画派的艺术精神,弘扬新安画派传统,不仅对新安画派艺术进行了深入研究,同时在人文方面继承了传统的文化。他的画作,构图都非常好,布局有自己风格,而且很有深度,我想大家看过他的画以后,想必都感受到他画作的独特风格。我们这次从合肥来广州举办这个展览,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通过画展,向广东的文艺界和广大观众介绍“新徽派绘画”富有探索实效的生动篇章,实现两地文化交流,大力弘扬徽派的文化艺术。从今天开幕式的隆重、热烈场面和本次研讨会的轻松活泼、畅所欲言,我感觉本次画展已达到了预期效果。

广东画院党委书记、副院长洪楚平说:林存安先生此次来粤办展,广东画院拟对林先生绘画艺术做专题探讨。刚刚我们已带领画院30多位画家到这里学习,林先生画作从艺术到观点等各个方面,都有很多值得探讨的东西。艺术探索需要一个漫长过程,每位有成就的大家都有自己的特色,赖少其最大的艺术成就,就是把梦幻与理想有机地融在了一起。林存安也用自己的画笔在宣纸上展现了自己的梦幻与理想。我们广东的画家怎么样把我们的梦幻,把我们的理想,通过艺术体现出来,我感觉这是看过今天画展后,最值得我们思索的地方。

广东省文物鉴定站副站长、副研究馆员林锐在研讨会上发言说:林先生的绘画水平确实高,特点鲜明。我觉得赖老离开安徽,确实是安徽的损失。失去赖老的安徽画坛,是相对沉寂的,这是一个不容争辩的事实。所以,为了安徽美术的发展,我不揣冒昧地对林先生提个建议,我觉得他应当把赖老曾经高擎的“新徽派书画艺术”大旗接过来,自觉承载“新徽派绘画”艺术的探索重任,继往开来,再谱新篇。

广州艺术博物院研究员王坚全程参与了本次《澄怀味象——林存安中国画作品展》布展工作,他从艺术鉴赏的角度,谈了自己对赖少其与林存安中国画创作个性的理解:认真看了林存安的画,觉得里面有赖老的影子,但是又有不同,现在我就谈谈这种不同。其实,这种不同跟两个人的经历、气质、性格有关。我感觉赖老的山水,尤其是70后画的山水里面,有比较重的金石气;他的构图,更多的偏向于格局比较方刚。而林存安老师的画,则不是这种味道,而是比较协调,我想这也跟他个人内在的性格、气质有关。我刚才看林存安老师的文章,发现他在统筹、协调方面具有超强智慧,这是发自他内心的东西。我认为他本来的个性与气质就是比较温和协调的,这很符合我们中国国学理念推崇的综合,先前发言的专家对他画里体现出的静气多所阐释。但是,以我个人观察,我觉得林存安老师的画里面,和气还是比较浓的,当然,这纯属个人感受。

广州艺术博物院馆员陈志云说:赖老曾经说过,绘画写实难,写虚更难。他经历了很长时间积累以后,包括对前辈的消化吸收,有了自己的参悟,创造出独特的艺术风格。尤为难得的是,他始终不满足已取得的成就,在晚年还进行变革,颠覆了前期风格,步入了大师殿堂。这方面,林先生跟赖老非常相象,他也是一个热爱艺术的官员,也通过艰苦探索拓展了自己的艺术事业。在技巧上面,我看林先生的创作现在也处在一个进一步消化吸收的阶段,这个阶段是不可或缺的,惟有经历这个阶段之后,才能够铸造更为辉煌的艺术。

曾参与策划、组织一系列重要美术展事的广州艺术博物院院长陈伟安,在研讨会上最后总结说:筹备林存安先生这个展览有一年多时间,感受很深,今天囿于时间关系,我只讲三句话:林存安先生的画有根,这根是新安画派。他的作品有情,这情来自生活,刚才资料里介绍了,他注重写生,七上黄山,每次都是专程攀山写生,进行创作。林存安先生的画有魂,他作品的魂就是创新,这是衡量一名艺术家成功与否的关键,而林存安可贵的做到了。我们认为,林存安先生的艺术前景是不可限量的,我们衷心祝愿他在艺术之途上取得更大成就。

                              

 

艺术家简介

林存安,1955年10月生于安徽皋城,山东平邑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大学兼职教授、安徽省书画院特聘画家、合肥书画院艺术顾问。作品先后在德国、美国、日本和香港、台湾等地展出,在各类展览中多次获奖。《美术之友》、香港《龙语·文物艺术》、《美术向导》、《美术世界》、《艺术界》、《艺术博览》、《光明日报》等作过专版介绍。电视专题片《静夜思》介绍其人和作品。

个人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