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关注 >> 查看内容

林存安:心安处,即是吾乡

来源:安徽商报  时间:2017/5/27 12:41:43  浏览:203

   

前年的这个时候,我就开始筹划写一篇林存安的专访。然一拖再拖,以至我都忘记了。似乎过去的一年里,对于书画家来说,是少有的匆忙。巧合的是,一个阳光很好的冬日下午,我去装裱店拿画,偶然间,看到墙上的一幅书法作品,滨湖美”三个字,竖式,小条幅,大约一平尺,粘在墙上,略带湿意。书法的精神在拥挤的店铺的角落里,闪烁着光芒。很明显的风格,一眼看出来,是林存安的字。正好我在做一期关于滨湖三周年的策划,“滨湖美”正是我众里寻她千百度的主题,不仅主题符合,更是三个字的俊朗风骨,让人顿生爱恋。应该是随意写来的,端庄,朴素,散发着传统的文化气息。

这样的邂逅有着唐诗的意境。

2008年10月,林存安在省博物馆举办了个人的作品观摩展。之前,对于众多人来说,林存安的名字是陌生的。但一个人,或者一个画家的出现,有时候与时间无关。突然之间,林存安的闯入,让安徽画坛感觉有一些惊讶。那个生长在大别山深处的少年,以一种清风徐来的方式,进入到我们的视野,并渐渐在全国美术界引起关注,成为安徽画家一个具有代表性的符号。

毋庸置疑,林存安是一位优秀的画家。仅2009年,林存安作为中华文化传播的使者,随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赴台湾进行中国画交流。过去的一年里,他主持并策划了 “安徽八老遗作展”、“新安画派作品展”、“当代中国画邀请展”、“安徽省当代中国画展”等一系列大展。这些展览在安徽乃至全国引起关注,影响广泛。也使得“新安画派”的继承与创新的话题,再度被推向一个关乎安徽书画前景发展的命题。 

这中间自然与林存安所从事的工作有关系。但在我看来,正是源于他内心对于中国画清醒的认识和独特的思考。是一个处在文化大繁荣时代背景下,功利与纯粹之间,一个中国画家的严肃思考。显然,在传统与经典之间,在当下画坛热闹纷繁、百家争鸣的背景下,林存安一直在做着这样的呼唤与行走。他意识到新安画派留下的文化遗产,足以让今天的画家用之不竭。

林存安徜徉在新安画派的厚重文化长河中,却又独辟蹊径。他的画是温暖的基调,有着浪漫的人文气息。他的笔墨干净,没有刻意的堆砌,以境至上。潘天寿先生说:人品不高,落墨无法。”“艺术之高下,终在境界。境界层上,一步一重天。虽咫尺之隔,往往辛苦一世,未必梦见。”修炼人品,乃中国画家终身之行为。

在他观摩展的正厅,悬挂着他的老师朱修立为他展览的题词澄怀观道”。让情怀、意念变得清澄,摒弃杂念,在这样的状态下才能体会山水中蕴含的自然之道。

其实,最初林存安不画画,只写字。从小在母亲的教诲下写字。所以,他的书法幼功深厚,道法兼备,格调高古,书卷气浓。而他画第一幅画的时候,已经是20多岁的青年。他遇上了他的启蒙老师朱修立,从此与绘画结缘。

在观摩展上,我禁不住给他打了电话,表达了我对他画展的祝贺。至今仍是回味无穷。这很难得,一个在工作上繁忙的人,但却能忙中偷闲,打点着水墨人生。如果没有足够的积累与沉淀,是万不能出此成果的。

林存安一直在实践中探索。在我看来,他思考的时间应该多于实践。对于中国当下的美术,和自己的作品,他是清醒的。他一直保持着大别山少年的朴素与勤奋,但心早已经跨越了山水的疆界,向着更广袤的山水之外走去。清代唐岱说,画学高深广大,变化幽微,天时、人事、地理、物态,无不备焉……胸中具上下千古之思,腕下具纵横万里之势,立身画外,存心画中,泼墨挥毫,皆成天趣

功夫在画外。

大别山和黄山是林存安的主要题材。林存安的画,机理通透,气息平和。他笔下的山水大多不是险峻,而是极具生命力和亲和力,气韵丰满。再看他的山水,是渐渐呈现自己的面貌了。无论是巨幅,还是尺牍,都让人爱不释手。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气韵缘于内心的修炼。董其昌曰:气韵不可学,此生而知之,自然天授。然亦有学得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成立郛郭,随手写出,皆为山水传神。 ”而气韵的获得,则与读书,与修养是分不开的。近年来,林存安抓住一切机会去行走,汲取天地之灵气,自然之精华。前一段时间,他去台湾,抽空去了博物馆,在朋友的帮助下,如饥似渴地看了一批真迹,大呼过瘾。

林存安一直有着自己冷静的思辨。他一直坚守新安画派的精神,并成为他超越的力量。他积极倡导着吸纳与创新。这样的倡导很有意义:在当下浮躁的画坛,清醒地明白自己在哪里,不为外力诱惑,向着内心深处行走,便显得尤为重要……

谦虚,平和,通达,其实都是智慧,是开悟。林存安的出现让安徽画坛为之一亮。其时,我刚开始转入写美术评论,所以,很想有机会见见。记得一年前,我在天鹅湖边高楼上他的办公室喝茶,这是我第一次与他对坐。似乎大家很熟悉了,窗外秋天的凉意渐深,我们一直聊到烟雨婆娑,夜幕悄然而至,却是兴犹未尽。他的通达,他对于中国水墨的脉络如此熟悉。我偶尔会看见他思想的光芒。这光芒背后,是别样的山水之境……

这是一年前的事情,倏忽之间,却已是又一年的冬季来临。每个人都必须回到故乡,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我常常会偶尔触及故乡”的问题——一个模糊却又是宏大的问题。

 “乡”不一定是你出生的地方,也非你成长的地方,“乡并非遥不可及。 “乡”随心而变,心安之处,便是家乡!心安,自然心静,心静自然入境界。境界深处,正是故乡所在。我常在一些国画的画面中,看到埋藏在那里的故乡,唯美的,原始的,远古炊烟的故乡,于是,我也会生出一抹淡淡的乡愁……

一个人在继承与创新问题上悟道,加上后天修养的积淀,定会出精彩的作品。再看林存安的画,大家风范渐现。他的山水是灵性的山水,是有着明显时代神韵的山水。这个意义上,林存安无疑是当下中国画坛新文人画的耕耘者之一。我们期待着再多一些历练之后的他,会带给我们更加精彩的画作。

2010年1月9日夜于宿墨山房

访谈节录:

●中国画是人文素养的一种体现,一般人们认为画画就是画面上的一种构造。实际上这些构造是必要的,但最重要的是画外的东西。中国画和西画有明显的区别,西画是讲究对客观自然的一种真实感受的直接表达。中国画不一样,它是经过人文的东西和情感融合以后的境界,这是中国文化的根本所在。很多的画家,画的时间很长,但他们过于追求笔墨本身的东西。画家要自我修炼,那样画出的画才能给别人不同的感觉。就像写诗一样,简单的几行字,但它包含的内容很多。像海子写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意义深刻啊!

●过去中国画的诗词、书法都很好,没有哪幅画的题跋的书法水平差,都绝对是一流的。诗词题跋对中国传统画有很大的帮助,有时候,中国画家的高低,就仅这一点相比,就能见分晓!

●我最先是对于书法的热爱。书法我下的功夫还是很大的,我写楷书20多年。画画的过程中坚持练习书法,我以为一个中国画家,书法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不练书法去画中国画,画到最后,画的那种境界上不来。这是硬道理。书画同源,一直以来,我的这种体会是非常深刻的。现在我一边画画,一边研习书法。现在是哪天不摸摸笔,我是很着急的,已经形成了习惯。别人都讲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画画。其实时间是有的,我也就睡觉前可以写半个小时吧,或是在中午吃完饭的间隙,能写几分钟就是几分钟。

●我画画是从1975年开始的,在六安读书的时候,但是画画是受朱修立的影响。他那个时候从南京过来,我是他带的第一批学生。我们看了先生的一些作品,就有些感觉。人生很多事情都有个机缘。

●那个时候我21岁,画第一幅画。刚开始画画,我的基本功不怎么好,小的时候书法练得多一些,中国画我们就上了一个学期,那时候,山水、写意、花鸟、人物,每门课都上一两周,关键还是兴趣爱好。离开六安以后,对中国画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其实画山、画水、画人物,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理解,艺术这种东西,就像酒和水相比,看起来是一样的。关键是酒里面有内涵,你去品它的时候,不同的酒,那是不同的感觉。

●在1984年的时候,赖少其先生在博物馆搞了个活动,把新安画派的原作拿出来展。我的印象也很深刻。哪幅作品挂哪个地方,我都能记得。当时我看了一幅作品,是渐江的。现在在南京博物馆收藏,挂在一进大厅的右边正中央。当时里面的人多得不得了。我看到那张画的时候,就是感觉大厅里面空无一人,这是很奇妙的力量。这是艺术的震撼力,是艺术的感染力,再去看那山,晶莹剔透,禅意深长。这是一辈子都不能忘怀的。在大师面前,我们的后来者显得如此渺小

●一个人的内心走得如此遥远,我就是看他的画,就感觉他走得太远了,他是往他的内心深处走。他对精神的追求是高高在上的。就像黄宾虹,主要取决于他的人文素质太好了。黄宾虹为了体验大自然的生活,白天看山水,晚上画。别人是画山水,他画的是地气呀!画画就要画内在的东西。就像赖少其的山水画,他就是把现实的山水搬到画里面来了,除了有外表以外,更重要的是有内质。

●实际上我在到市委工作的时候,感觉到时间太少了,在艺术上再提高一个境界是不容易的。路太遥远了,你要走下去,人生太短暂了。我去故宫看了几个大展,每年的十月份都有。明清的东西影响很大。其实明以前的东西更好。我现在就是缺少时间,如果我要是有时间的话,我也会好好地研究宋元的东西。

●艺术没有新旧之分,好的艺术品不存在过时什么的。好的作品的生命力终究不会消散的。而作品中的生命力在哪里?这个追问,也许很多人画了一辈子都不明白。

●艺术这东西,当你自己感觉到很好的时候,实际上是在退步的表现。当你感到苦恼、困惑的时候,恰恰是进步的时候。

当你登上山峰之后,你会看到更好的风光。就是山外有山,登了这个山峰你了解了,新的山峰又竖起来,艺术征程上,你永远是一个攀登者。

●艺术,人生的境界!其实画外的东西是非常的好。

●当下的中国画坛,是上一百年的继续。各种画学思想也是激烈交锋,各派艺术风格争奇斗艳,复杂纷繁,五光十色,中国画家们为中国画的发展苦心孤诣地进行着种种探索。不过在全面对外开放的环境下,在中外文化交流比较中,对中国画的民族特征、发展方向的认知越来越有了一个清晰的共识。这在我们众多国画家的创作实践中都得到了极好的体现,即要确立中国画独特的审美特征、充分体现中华文明精粹;同时要拓展视野,兼容并蓄,无论古今中外,无论东西南北,都可以借鉴包容,从而从中华文化振兴的战略高度来审视中国画的发展趋势。

●陈师曾强调,中国画作画“是性灵的,是思想的,是活动的,不是机械的”,而“文人画之要素,第一人品,第二学问,第三才情,第四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这一论述充分证明中国绘画的最重要特点是重内美。重内美是在内外美的和谐统一中侧重于内美。中国绘画重内美不是哪一流派系统,而是广泛渗透在两千多年绘画发展史的多种理论之中。诸如:形神、骨肉、不似之似之说,要求在形神兼备中重神;笔墨与气韵、笔墨与意境、笔墨与情趣之说,要求在表里相随的关系中重气韵,重意境,重情趣;伪(饰)与自然、健拔与含蓄之论中,要求在对立关系中重自然、重含蓄;画格与人品的相互关系中重人品;主体与客体的对立统一关系中重主体;等等。这些不同联系的关系中都表明重内美。重内美也是源于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的。

艺术家简介

林存安,1955年10月生于安徽皋城,山东平邑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大学兼职教授、安徽省书画院特聘画家、合肥书画院艺术顾问。作品先后在德国、美国、日本和香港、台湾等地展出,在各类展览中多次获奖。《美术之友》、香港《龙语·文物艺术》、《美术向导》、《美术世界》、《艺术界》、《艺术博览》、《光明日报》等作过专版介绍。电视专题片《静夜思》介绍其人和作品。

个人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