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文章 >> 查看内容

名家集评(人文)

来源:林存安  时间:2017/7/7 9:25:19  浏览:169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世界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林存安是一位修养全面的中国画家。说他有修养,是因为他的画里有书卷气,有笔墨,有气韵,有生活……在他的画里,笔的法度和墨的韵味是十分讲究的。”

中华文化促进会主席高占祥:“我每每想到在党内,在从事宣传文化领导工作的同志之中,你恐怕是极为特殊的,也是极其让人敬佩和羡慕的一位。因为你能那样自觉,那样坚持,将学习、领悟、创作中国画作为你的课业,日复一日攻习中华文化且获得今日的不同非凡。这实在是一种高尚的品行,相信每一位观者都会从中感受到,这是我特别想要说的,也特别想要向你祝贺的。”

中国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中国美协副主席冯远:林存安难能可贵,他在为现实社会服务的同时,又努力通过智慧和才情建构了另外一个理想的境界,就是他的笔墨世界。作为当代徽派山水画传承人,林存安先生长期研究中国山水画历史,饱览魏晋南北朝和隋唐画作,熟读五代宋元美术,尽阅明清与当代山水画,尤其对渐江、萧云从、査士标、梅清和戴本孝等新安画派大师的作品认真临习,深刻领悟黄宾虹、赖少其这两位在近现代徽派绘画上作出重要贡献的大师作品的精神内涵。在把握传统山水画笔墨意蕴的基础上,他着力发掘中国画的哲学境像和人文精神。在进行艺术创作的同时,林存安要求自己立品、立情、立意、立法,他的画作展现了山水灵气,他的笔墨传达出景外之景、味外之致,进而形成了凝重、深朴、古雅、淡定的笔墨韵致,以及以艺载道、以人为本的思想灵光。

中央美院教授、美术理论家邵大箴:林存安对新安画派和黄宾虹的研究都是非常深入的,看到他的画非常感动,他的大画有一部分相当好,他的水墨花鸟画也非常好,小幅画给人的感觉是非常有笔墨趣味、有情调。我觉得林存安不简单,他都是利用业余时间动笔,这种精神值得佩服。他对中国绘画、书法的理解非常深,写的文章也很有学术水平,说明他的艺术修养和艺术悟性非常高。林存安总是很谦虚的说,自己是业余画家。实际上他画的画不业余,当然,画“文人画”中有很多是业余画家,但林存安画得相当专业,在这样的基础上往前推进和开拓,一定会有广阔的前途。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原人民美术出版社总编辑程大利说:林存安的画最可贵的地方是贴近了中国山水画最本质的东西,就是大自然中最宁静的那一部分,那种远离喧嚣、远离功利和远离效率,当然离钱也远一点的东西。我在存安的画上看到了这样的东西,这是中国山水画传统中非常宝贵的内容,是心灵深处的追求。我觉得林存安在朴和简方面,作了努力打造,这是非常可贵的。

中国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王镛:我觉得林存安先生的山水花鸟画是追求精神家园宁静的范例,这是我对他画作的总体评价。静确实是中国画的精髓,中国古典绘画流传过来的,表现人物绘画也是以静为主,这可能是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表现。黄宾虹也是讲“内美静中参”,前几年画坛流行“黄宾虹热”,比较重视表面的笔墨技法,相对来说忽视“静气”为主的内美。而林存安先生也追求笔墨,但更重视内美,重视诗书画的全面修养。我觉得他学黄宾虹富有理性,注意取舍,虚实处理比较到位。再一方面,林存安的诗书画修养比较全面,且配合得当,从而很好地提升了他绘画的境界。

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赵力忠:林先生长期生长在安徽,如果说学习“新安画派”,他是学到根上去了。他学到了“新安画派”最重要一点,就是静,中国画整体的精髓也是静。我感到林存安的静不仅表现在画面上,尤其表现在心境上,特别是心态上。林存安学习黄宾虹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他舍掉了细枝末叶,抓到了“静”这一黄氏精髓、“新安画派” 精髓,也是中国画的精髓。因为中国画的精神,总是通过它在各时期的代表画家的作品去不断展示的。

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从古到今,中国人讲“功夫在画外”,中国的艺术家往往是有政治抱负的,讲修身齐家,最后是为了治国平天下。在林存安先生身上,就充分体现了中国文化人的政治责任感,在他政治生涯的全过程中间,伴随着他全面修养的同步跟进,他对于文学、对于哲学、对于历史,对于文化、对于美术的修养,伴随着他的政治生涯不断地提高。他的画充满了中国哲学的辩证法,充满了中和之气,这是一种非常中庸、平和、和谐的艺术,这种艺术很值得我们当下的艺术家和艺术界重视。

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田黎明:存安先生是一位学者型的中国画家。他的画没有躁动之气,他的作品呈现雄厚的方正之美,他的展览反映了他这些年来对于传统文化的修为和中国画的修为。中国画要求“人画合一”,就是人做事做画和言行达到知行合一,在存安先生的绘画当中,我感受到了这一点。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传席:在林存安的画里,我觉得既有“清气”,也有“功力”。最后要补充的是,“澄怀味象”是六朝时期宗炳讲的,最简单说,“澄怀”就是心无杂念,必须静下心来;“味象”是心情平静下来,应该没有名利之心,没有世俗之心。我们看林存安的画,确实静下来了,不然画不出来这些东西。

中国艺术报副社长、著名批评家朱虹子:林存安的山水画给我感受最突出的是,这个画家注重情操修养,走的是一条长期积累修为的路。而对于情操和个人修为的坚守,恰是当代文化比较缺少的部分。另一较深的感受是,他虽然学了黄宾虹、赖少其,但同时注重写生和感受,整个图形有自己的特色。我相信他的生命感悟会随着年龄增加而逐步增长,不断攀上新的高峰。

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张江舟:多年来,林存安先生抱定弘扬中华文化的信念,坚持弘扬经典国粹的自觉,扎根传统,着力对中国画研究、实践和开拓,他的山水画厚重峻健、清雅明丽、大气磅礴;他画的梅花超凡脱俗、冷意岑寂,迹近澄怀味象。

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薛永年:看林先生画的第一印象,围绕传统的关系,一个是纯正,一个是深厚,一个是高雅。他的画有四种追求:一是根求深。我们讲根,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生活和自然,这是艺术的根,另外实际上是源流的根脉,林先生在这方面是求深的。我们从他的画里可以看出,他对“新安画派”传统的继承,包括黄宾虹、赖少其艺术的继承,甚至可以追溯到对“新安画派”之前绘画艺术精神的继承,不是肤浅的学一点,而是全面、系统的学习。他的作品不是简单、如实的写生,是具有整体感受的。二是魂求真。李可染先生讲山水画意境是山水画的灵魂,有人说,林存安先生画作的魂是求新,我觉得是魂求真,这个真不仅包括真情实感,还包括自己对于大自然感受的真率、真挚、真纯。这就涉及到山水画的“貌写物情,摅发人思,写出眼前之景,状出心中之事”,也就是说,你要排除心中各种干扰和杂率,把自己的性情经过升华表现出来,这方面林先生的追求是十分明显的。三是形求魂。“新安画派”以渐江为代表,用洋人的说法是,画作呈现出几何图形,比较重视线。但是林先生所画的景象,是方中有圆,笔墨结合,给人产生的视觉印象是浑厚里面还有淡荡清空。他更多的把髡残、黄宾虹这类传统吸收进来,而“新安画派”则比较重视骨法,却不注意浑厚,苍茫不足。四是味求纯。做到简单的浑厚,只给人简单的表面视觉印象,容易做到。若作品能够令人坐下来慢慢品味,表现非常宁静的升华,浑厚的淡荡,则作品不仅需有气,还需要有韵,林先生在这方面的追求也很明显。

人民美术出版社《中国书画》副主编刘龙庭:谈林存安的作品,我感觉他的画有“三气”。第一比较大气,不管是大画,还是小画,都有浑厚苍茫之气;第二是文气;第三是灵气。他没有受过中央美术学院训练,反而使他更靠近古典文学的传统。我特别喜欢他的小画,感觉包括了他的平常积累、修养和创作状态。

 

艺术家简介

林存安,1955年10月生于安徽皋城,山东平邑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大学兼职教授、安徽省书画院特聘画家、合肥书画院艺术顾问。作品先后在德国、美国、日本和香港、台湾等地展出,在各类展览中多次获奖。《美术之友》、香港《龙语·文物艺术》、《美术向导》、《美术世界》、《艺术界》、《艺术博览》、《光明日报》等作过专版介绍。电视专题片《静夜思》介绍其人和作品。

个人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