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文章 >> 查看内容

在现实与理想中写意人生:谈林存安及其绘画艺术

来源:郭伟  时间:2017/7/7 9:32:21  浏览:620

读安徽省美协常务副主席林存安的国画作品,总是被一种气质感动、被一种品质震撼。其作品中的那份大气、文气和灵气,正是无数艺术家孜孜以求、一心向往的境界。

读画如对话,或轻松,或严肃,恍觉光影明灭,游弋于历史与现实之间,行走在欢乐和沉重的边缘。无论是厚积薄发,还是厚重如山,说的都是一种文化底蕴。在林存安的山水画里,我感受到了这种厚度:山的雄伟与苍浑、松的枯冷与苍劲、云的神秘与飘逸都展现出大自然的壮丽。林存安的山水画显于静、蕴于动、藏于灵。归根到底,画如其人。他的国画也是他人生与性格的写照,一如他在一幅画中所题的“无为而治,大音希声”。

认识林存安,先识其画。他将黄宾虹浑厚华滋的湿笔宿墨和赖少其凝如苦铁的枯笔焦墨相融合,并参以戴本孝的沉郁坚实、梅清的疏雅淡逸,最终形成凝重浑朴、古雅淡逸的笔墨韵致。而这种笔墨意韵又蕴涵着他对自然丘壑的感悟与对现代生活的审美体验。

林存安深知,国学底蕴是国画创作的基础。他幼时即在母亲的教导下苦习书法,临楷书、行书三十余载,奠定了较好的笔墨功底。他还注重研究中国山水画史。多年来,他饱览魏晋南北朝和隋唐的画作,熟读五代、宋、元的美术,尽阅明、清佳作,所以在他的国画作品里,笔的法度和墨的韵味都是十分讲究的。他成长于皖西大别山麓,那里深厚的文化底蕴给了他无尽的创作灵感。他的绘画创作将人文水墨和乡土诗境集合于一处,既不追寻新潮,也不囿于传统的表现模式,而是追求心灵与笔墨的自然契合,追求具有现代形式感的视觉语言。他将绘画创作作为体悟人生、抒写心性的一种方式,追求的是一种浑厚自然、朴实无华的美学境界。或许正因为如此,他的画面才流露出一种舒缓、轻松的气息。

“一个人对着山很有趣,这是人与自然的交流,可以达到物我两忘的境界。自然万象在心中沉淀之后再用笔墨表现出来,这是一件很惬意的事。”说起在外写生的感受,林存安颇有感触。他七上黄山,走遍皖地的山山水水,通过自己对自然丘壑的真实体验去领悟前人对自然丘壑的取舍与表现。他学画从临摹入手,学习前人的笔墨技法,但又反对食古不化。在创作阶段,他注重感受丘壑的真实性,认真辨析自我感受与古人笔墨的异同。他反对西画式的对景写生,力避只画眼中所见而忽略对自己真实感受的表达。在创作中,他虽注重刻画自然万物,但更注重表现由观自然万物而引发的内心感受。观他的山水画,可以发现他用笔墨绘出了胸中的丘壑与意境。其画并非是对自然景物的摹写,而是表现他清逸、宁静、幽远心境的载体。

林存安认为,天地间大气流通,万物始有生气;绘画中,“气”贯笔墨,才是活笔墨;笔应以“气”运,如同行云流水。他的山水画创作讲求“动”———笔动、墨动、色动。观其画,动中有静、静中有情、情中有境。画中的树与树顾盼有致,石与山交相辉映,每种物象都有情有意、有血有肉,富有生命力。

林存安秉承“新安画派”传统,非常注重作品的品格。有美术评论家说,他将画视做自己人生与性格的写照,“人画合一”,品格高雅。

林存安的国画作品无疑属于“文人画”范畴。他和古代文人画家一样,也画山水、梅花这些传统题材,尚简淡、重雅韵,讲求诗、书、画珠联璧合,但作品所传达的审美追求却与古代文人画有很大差异。有人说,林存安从现实的山水中走出,又迈进了精神的山水境界;一件件艺术作品犹如一级级的阶梯,让他一步步登上神圣的艺术殿堂。而我认为,他正是在现实与理想中“写意”了自己的艺术人生。

林存安品性谦和,善与人交;聪颖睿智,素有进取之心。巍巍大别山赋予他的不仅是博大、坚韧、丰富和深沉,还有朴实无华。“不学传统,画则无根;没有生活,画则无情;如无创新,画则无魂。”多年来,林存安一直这样鞭策自己。正因为如此,其作品才得以在国内及德国、美国、日本等产生影响,并屡屡获奖。

身为合肥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的林存安,在为社会服务的同时,又用智慧和才情建构了自己的笔墨世界和精神家园。可以说,在积极入世精神与抱玄守真的生活态度之间,他找到了一种平衡。他用品质和气质在宣纸上掀起的波澜定会壮阔而辽远……

(原载《中国书画报》2011年10月12日5版)

 

艺术家简介

林存安,1955年10月生于安徽皋城,山东平邑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大学兼职教授、安徽省书画院特聘画家、合肥书画院艺术顾问。作品先后在德国、美国、日本和香港、台湾等地展出,在各类展览中多次获奖。《美术之友》、香港《龙语·文物艺术》、《美术向导》、《美术世界》、《艺术界》、《艺术博览》、《光明日报》等作过专版介绍。电视专题片《静夜思》介绍其人和作品。

个人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