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文章 >> 查看内容

张晓凌采访速记

来源:张晓凌  时间:2017/7/7 10:01:21  浏览:430

 

我好长时间没看他们俩的画了,两位先生的作品用这个题目我觉着是很合适的,实际上这四个字更强调他们的画是从传统的文脉出来的,因为这四个字实际上是中国文人画的一个基本特征,可以用这四个字来概括,实际上我觉着两位先生更强调他们是从中国的文人画的传统中出来的,说到程大利老师,我觉着程大利老师可以作为中国水墨的一种现象来看,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大利先生早年画人物画山水,应该说是一个很全面的艺术家,但他早年画的是很现代的,他早年并不是从传统中出来的,实际上它里的面有一个,怎么说呢,程先生对传统的认识,是他推行现代水墨一段时间以后,他逐渐发现,水墨这种艺术形式是离不开传统的,他从创作中间悟出这样一个道理,说他又逆着而上,先进入现代这样一个语境里边,从现代语境又折回传统,这个对中国艺术家来讲是很奇妙或者说是很奇特的一种路线,他的这个路线有三种传统,说他从黄宾虹入手,上溯到宋元,从宋代这种相对来讲比较写实的山水走到元代比较抒情的山水,相对比较抽象的山水,再到黄宾虹,这样一个从古典到现代转折的高峰上寻找他的依据和资源,在研究过程中间,他突然发现从笔墨的这种程式化,它所蕴含的这种文化特征和精神特征,绝不是我们用简单的现代手段能替代掉的,就是说,中国的线条、中国的墨韵包括中国的书法以及中国的皴法呀各种表现技巧,它不是一个简单的语言上的程式,而是蕴含着中国五千年来的巨大的精神积淀,你往里琢磨的时候,越琢磨里面越有东西,这个就是中国绘画的一个基本特点,它的每一笔语言下去并不是语言本身,程先生在这个研究过程中间,他突然发现传统是一个巨大的宝库,也是我们进行现代性创造的一个基本的精神依据和语言资源,如果离开这个前提,所谓的现在创造是不存在的,这也是我们经历了改革开放三十年以后,经历过现代水墨运动,经历过中国画的批判和反思以后,我们得到的一个这样的真理,这个真理不是源自于某个理论家的妄想,也不是源自于某个理论家的发明,而是所有的艺术家在实践过程中间,有一个逐渐的回归的态势,是在创作中间遇到问题了,他折返回来,再在自己的文化母体上找他的精神依据和语言资源在哪里。所以,程大利先生可以说是中国现代水墨运动三十年的一个典型的例证和一个见证人,他的艺术创造算是见证了这样一个过程,我想,基本上所有艺术家都有这样一个心里的历程,包括龙瑞先生等等等等我就不举例子了,很多。另外一支搞现代水墨的人,他可能更偏向西方的抽象艺术,就是偏离了中国画的基本的语言程式和它的基本的人文规范,它所含的另外的一个道呢就是和中华文化没关系了,所以我经常把它叫做抽象艺术,就是你只不过用中国的宣纸和水墨来做西方的绘画,我们要拿另外一个评价体系来评价你,而不是说拿中国水墨画的体系来评价你,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所以程先生折回来之后呢,因为我有一次和程先生谈话,说他做现代水墨的时候,谈的很好,过了几年之后,他又让我去看他的画,到他家里,突然我发现,他大幅度的折回来了,我当时很吃惊,很吃惊就是这个现象,在全世界这样一个当代美术创作的大格局里面,也只有中国能产生这种现象,其他西方根本不可能产生这种现象,也就是说中国传统所积淀的这样一个巨大的资源库,是任何一个艺术家你都不能忽略的,忽略了这个前提等于忽略了你自己,是这样一个逻辑关系。所以我觉着程先生他回到传统,他在传统里面又重新生发出自己的东西出来,我觉着这样他就找到一个相对来讲比较符合中国文化发展逻辑的一个创作途径,如果没有这个逻辑,对不起,你出局,你出局对不对,所以程先生又回到这样一个逻辑里面,所以你现在看他的东西,画的很有内容、很结实,每一笔可以说都有他的依据,这和他当年画的现代水墨完全是不一样了,那个就相对空洞一些,气势很大,一看每个地方的时候耐人寻味的地方、耐人琢磨的地方或者让你精神上感到振奋的地方就比较少,现在你可以看他画的有味道可以看,就我们看黄宾虹看元人山水一样,越看越有味道,可以反复的把玩反复的咀嚼,反复的体验,这是中国文化的伟大之处,有些西方绘画猛一看气势很大,但仔细看比较空,这个我想程先生应该说是当代中国画的一个典型代表,他走的路程也印证了中国现代水墨所走的基本路向,我觉着这个路是走对了,而且他有一个丰厚的积淀之后,他在往前发展的时候,因为黄宾虹像这个年龄,像到程先生这个年龄,还在不断变化和创造的时候,所以说程先生再能有十年二十年,那就是大师级的人物,我想是没问题的。

林存安老师是我们安徽老乡,我跟他是比较熟的,因为他上次展览是在中国国家画院办的,林先生的作品最大的优势是他有一个新安徽画派这样一个背景,这个背景可不的了,因为这里面产生的几位大师呢,应该说在中国画的现代性的发展历程中间,起到非常大的作用,和金陵画派的巩贤和其后的海派的大师们,应该说都是起到转折性的大师,这个资源对于安徽的山水画家来讲,就是一个丰厚的资源。存安先生的作品之所以能有今天这个成就,首先感恩于新安徽画派,新安徽画派各个大师对他的影响都非常重,这是一个来源,另外一个来源我觉着就是赖少其先生对他影响很大,他的很多造型,包括这种团块的造型,包括点法皴法和赖少其先生晚年的那些惊天地泣鬼神的作品有一脉相承的地方,赖少其到了晚年确实是进入画境的这样一个大师,存安先生在合肥工作有这样一个优秀条件,他编了新安徽画派的画册、赖少其先生的画册,对他们的作品原作就体会比较深,再加上他天性聪慧,还有一个资源就是自然资源,比如荒山比如天柱山比如青云山,这些山水的自然的东西对林存安先生的影响也比大,他画的东西基本上没有离开安徽的山,但是你绝对不能把林存安先生理解为地域性画派,他不是地域性画派,他是超越了这些山的基本结构,他很多东西源自于中国的传统,但他把传统和个人的经验感受和安徽自然山水的这样一个体貌,融汇在一块儿了,就形成了一个林存安体林存安先生画画一个最大特点就是画的很轻松,一看到每个地方他不紧张,很大的画-,他每个局部都不紧张,然后整体放在一块比较通透,我觉着这是林存安先生一个很大的优点,这个优点和剑江前辈和维新前辈,这些前辈画山水时的心境有很大关系。一个政府官员,他在画山水的时候恰恰是,他的姿态和传统文人画的姿态是非常相合的,传统文人画大部分是来自于官员,比如赵孟頫、苏东坡,包括王维,他们都是入世的画家,当代艺术家里面像这种入世而能画到这样一个水平的画家应该说很少。所以我觉着存安先生能在工作之余,能结合安徽的山水,能秉承新安徽画派这样一个传统,创造出林存安式的风格,我觉得非常不容易,而且在全国的影响逐渐的在加大,上次展览以后我觉着批评界和美术界的反响就非常好,我想这次展览应该说大家对他有一个更新的评价。

艺术家简介

林存安,1955年10月生于安徽皋城,山东平邑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大学兼职教授、安徽省书画院特聘画家、合肥书画院艺术顾问。作品先后在德国、美国、日本和香港、台湾等地展出,在各类展览中多次获奖。《美术之友》、香港《龙语·文物艺术》、《美术向导》、《美术世界》、《艺术界》、《艺术博览》、《光明日报》等作过专版介绍。电视专题片《静夜思》介绍其人和作品。

个人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