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文章 >> 查看内容

读林存安画作感言

来源:杨悦浦  时间:2017/5/25 16:39:22  浏览:210

 

初识林存安

      乙酉仲秋,在合肥出席北京双年展国际研讨会期间,得识林存安。存安君谦和、俊爽,谈艺有慧智,从艺有深进之心。


      林存安,祖籍山东平邑,1955年生于安徽皋城,在大别山南溪、梅山成长。家乡胜地烟云,四时聚秀,气卷万山,观听所至乃知其美尽通画意,激荡着少年林存安,也成就了画家林存安。

心路与文脉

      存安君水墨写意之作,散淡峻健,清虚明丽,不为轻秀。从大山出来的人,铸定了长久的怀恋。当存安君学习绘画之后,从现实的山水中走出,又迈进了精神的山水境界,一件件艺术作品垒垫起创造心路。一步步登上神圣的艺术殿堂。他的作品母题是大别山和黄山。大别山赋予他开阔的创造视野和实实在在的形象素材。黄山的奇、秀、健、韵熔铸了其作品的精神。


      上一世纪90年代前期创作的《观云图》、《山静水有声》、《秋山云起》等一批作品,色彩浓重,采用了一点“做”的手法,具装饰性,有神秘感,待至庚辰年前后,所创作的《坐听深树候黄莺》、《山气日夕佳》、《纵横一川水》等作品,则以线墨涵形,以水墨蕴神,强化写意功力,提升山水清境,在经历了视觉和技艺的锻造之后,创作经验积累日渐入道,遂放弃了“做”,创作有新进展。

      癸未年后的新作,与前几年相比,又有了一个明显的变化。似以较大精力探究晕染,此一方法将线的结构、画面的空间、景物的形体都统摄起来,塑造纯任自然之态。如乙酉秋所作《前村夕阳明,后岭秋岚积》一画中,探索点染的丰满与笔法的灵活,用侧峰画崖壁重岩,横走轻擦,曲折行进,使画面产生清丽瑟爽的气象。此外,甲申作《黄山图》、乙酉作《忆写黄山》等,也在探索清墨画法,不着一色,不施晕染,则把黄山的沉郁苍劲表现出来。新作也从清雅渐进苍润之韵致。读存安君的画作,自然会追寻皖徽画家的文路。


      明清之际以渐江、查士标等为代表的新安画派之清雅平正、幽淡简远,和近现代巨擘黄宾虹创作的浑厚华滋,都成为存安君最好的继承借鉴之参照。有两点给我印象深刻:一个是他的画中具有梅清的大胆。这次在合肥见读梅清的《设色汤泉图》,笔法松秀而墨气苍浑,有雄奇沉郁之意境,在清净雅致的画面上用重墨画出许多介字形的山草,散布在画面视点突出的部位,让人感到惊险奇崛,又欣然折服。存安君的《云起山间,心静自闲》、《扶云岩欲堕》的作品,大致有这种韵趣:一个是有查士标的清逸,查士标之作干净利索,疏简中有清润之气,存安君的作品中对此亦有相当呼应。


      当然,更重要的精神传承应是皖徽前贤的治学从艺的人格力量,从这一点出发,在艺术创造上存安君延续着皖徽文脉之精神。

澄怀观道

      为学之道,贵在乎勤。此外,学艺尚需取精用宏。有了这两点还是不够,作画需要杜门处静,性心恬如,方可含道应物,融通画理,任自炉锤。古人说“要其学之所得,则当其静存”,存安君的孩子也说,“需要拥有一个避开周围环境而能心驰神往的空间”。见迹而知心,存安君能够介然自守,其作品也投射出一种平静,难能可贵。


      有了这种状态,才会出现黄宾虹所说的“兴会淋漓中方有不可一世之概”。(《仿大痴山水图》题句)这里所说的“兴会淋漓”当是一种创作心态,放开心手,兴会标举,意致高昂,藉抒至情,全身心地投入。“不可一世”并非目中无人无物,而是心无旁骛。存安君身处公务漩涡之中,须“逃”得出来,“逃”到自我营造的心境之中,“静坐不关身外事,任它车马市尘喧”(黄宾虹《白云山居图》中题画诗)。方能尽心创作。没有这种纯净、平静的心境,不可能“兴会淋漓”,作品难以蔚起磅礴气概。

两难

      存安君创作,有两难之境。其一,身份的两难。存安君是画家,又是行政工作者。荀子曰:“自古及今,未尝有两而能精者也。”此或为两业在身者的警示,绘画创作要沉心广观,行政工作应极虑专精,种种矛盾需自我调顺。当然,古来为官从艺并非完全相悖,阎立本位尊中书令,更是伟大的画家,苏东坡一生为官,并未影响他成为传世文豪,于佑任是书家,毛泽东还是诗人,等等,所以双赢,全在自己如何面对。存安君身份的反差或许还得到一种新境界:行政工作繁忙之后能在艺术世界得到一份宽逸,吐郁结而纳新情;又身处绘画囿域之外,无欲而静,浩浩乎自得,拥有一份从容,艺术上凝练自我。


      其二,业余和专业的两难。业余可能松散,而专业尚须突进。存安君以业余之身投入专业创作,定有煎熬之苦。从艺术上说,做一个真正的画家,只有创造成就、艺术水平的高低,没有专业和业余的区分问题。存安君在繁忙的工作之余,须尽心尽力的完善艺术,两难间取得和谐平衡。


      其三,丰厚的徽派绘画遗产,是资源也是难以攀登的高峰。“淮南多俊贤,历代挺材异”(陈毅),皖徽绘画艺术,传统丰厚,遗存丰富,当今安徽画家泽荫乘流,赖蒙成济,是得天独厚的受益者。从另一角度说,这种遗产又是压在他们身上的大山,要超越,就要“挖山不止”,不找到自我,不动脑筋,便无出路。存安君自知这种两难,思古感今,加倍奋搏。


      其实,两难并非障碍,反而逼使存安君利用高效的时间和条件,深入思考,有计划,分阶段,重点突破。

底蕴

      在合肥遇到一件事,对于常言之“文化底蕴”给我以极大启示:合肥一间画廊正在展出省博物馆藏的新安画派一些精美原件,全国各地的画家前来学习不必待言,令我惊奇的是,当地的平民百姓纷纷前来观赏,其中不少是年轻母亲携带年幼孩童,看得极为仔细。有一个小学生,拿着展览说明书,向我请教不认识之字,恰好我也遗忘便实言相告,小孩的母亲随即对他说,大家不认识的字就说不认识,你要记住必须要具备这种真诚。所见种种情状,令我感动。这并非大事,但一个细节却说明了城市的文化氛围。这些并非专业的人们却知道这里展出的是难得一见的国之瑰宝,不肯错过这个机会。我觉得,那些不知姓名的成年人,已经具有文化品位,而那些孩童,将会把我们民族珍视的文化精髓,埋进心底。这就是“底蕴”吧。


      想到这里,看着存安君的画作,我的脑际里突然显现出了一个在南溪梅山游走的那个少年,他心仪着古老的文化、描模着古老土地上那些最为美好的东西,这些东西,在他心底孕育成艺术的种子。今天,我们看到了成熟的艺术果实的时候,不能不跟着他深爱那片神奇的土地。
 

艺术家简介

林存安,1955年10月生于安徽皋城,山东平邑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大学兼职教授、安徽省书画院特聘画家、合肥书画院艺术顾问。作品先后在德国、美国、日本和香港、台湾等地展出,在各类展览中多次获奖。《美术之友》、香港《龙语·文物艺术》、《美术向导》、《美术世界》、《艺术界》、《艺术博览》、《光明日报》等作过专版介绍。电视专题片《静夜思》介绍其人和作品。

个人动态